【黄蓉襄阳秘史】

第一节
  这日吕家小妾诞下一子,吕文德大为高兴,设宴庆贺,邀了郭靖夫妇和众多城内将士前往。
  众将士平日对黄蓉便非常向往,此刻虽然名义上是为吕文德庆贺儿子诞生,但大多数人却都围着黄蓉打转,插料打诨,期望能搏美人一笑。郭靖生性豪爽,对此等事情并不在意。
  而等到上座后,众人更是向黄蓉纷纷进酒。平日只是喝点清酒小菜的她,此刻被众多豪爽汉子一敬,几盏之后便是觉得微微发晕,但又不愿扫大家之兴,只好硬撑着坚持下去。
  郭靖和众人正兴高采烈中,突然哐当一声,大门猛地被人撞开,闯入几个城防士兵来。
  「郭大侠,探子来报,城外约五十里处,似有大批人马活动,不知是敌是友。」郭靖长身而立,挥手喝道:「好!众位兄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就让我们出门看看是否蒙古人来了!」
  说着便率领大堆人群出门整兵,诺大的一个客厅只剩下黄蓉和怕事的吕文德。
  此刻黄蓉已有八分醉意,双颊晕红,眼波似水,她笑笑对吕文德道:「我家夫君便是这样,一旦有事就坐不住,说不定只是些山贼罢了,何必如此冲动。若是蒙古人故意设伏,那岂不糟糕。倒是吕大人见笑了。」吕文德平日和黄蓉也只是仅谈公事,此刻厅中只有二人独处,美人笑颜如花,吐气如兰便坐在自己身边轻轻细语,简直就让他乐上了天。听得黄蓉之语,吕文德连忙道:「即是如此,黄女侠为何让郭大侠出门?」黄蓉抿嘴一笑,更是犹如春花绽放,「成吉思汗死后蒙古人群龙无首,而且听说有意西征,暂且是无法进攻襄阳的。何况我丐帮弟子满天下,不要说城外五十里,便是百里千里也是了如指掌,哪有什么蒙古军队出现。那群男人在这里就只知道喝酒划拳,乌烟瘴气,还不如让他们出去吹吹风的好。何况这些劣酒也没啥好喝的。」
  说罢黄蓉便欲起身,但刚一站起就觉得酒意上涌,一阵晕眩,身子不由得一软,却正好靠在吕文德身上。
  黄蓉本有几分醉意,虽然靠在别人身上,却并未在意,相反却吃吃笑道:
  「真是不好意思,小女子平日甚少喝此等烈酒,今日竟是有些醉了。」但那吕文德千想万想也没料到平日只能幻想的情景竟然就真正发生了。黄蓉那动人的身子就这样靠在他胸口,芬芳的气息一阵阵扑来,而几丝细细的秀发更是在他脸上轻轻拂过,一时间吕文德心猿意马,竟是不能把持,只想一把将这美女按倒在地扑上去看看她衣裙下的肉体到底是怎样……但他久经风月场,良家妇女玩过不止一个,此刻自然知道不能急求。
  吕文德不着痕迹地扶着黄蓉肩头,将她身子背对着自己,并保持了一点点距离,然后关切地道:「黄女侠想是应酬太多,有些疲乏了。在下不才,平日却学得一些放松和按摩的方法,若黄女侠不介意,也可帮助减轻一些困乏。」黄蓉生性开朗,不疑有它,轻轻笑道:「如此便有劳大人了。」跟着便放松身子坐在椅子上。
  吕文德强压心头激动,努力控制住激动得有些发颤的双手,轻轻按在黄蓉双肩上。此时正值春末时分,天气略有湿热,黄蓉只是穿了一件丝制长裙和贴身内衣。吕文德从未和她如此亲近过,这时双手只感到黄蓉那温软身子的热气不断传来,鼻中更是闻到如兰花芬芳一般的气息,看着眼前那乌黑的秀发随意地披在肩头,而雪白的脖颈象玉石一般晶莹动人,吕文德只觉头脑一阵晕眩,便想将身前娇娆紧紧搂在怀中。
  不过他还是勉强克制住自己,双手握住黄蓉肩头轻轻揉捏起来。他平日就常在闺房中用此手法调戏妻妾侍女,多年来下的确是积累了一手好技术。黄蓉只觉得吕文德那两只手忽轻忽重,虽然仅仅是在自己肩头揉捏,却是让自己身子一阵一阵地酸麻不堪,那种酸软感觉从肩窝一下一下地涌往全身,又是舒服又是有点难过,想起来竟然和当年一灯大师用一阳指替自己疗伤的感觉有些类似。
  吕文德一边按一边问道:「黄帮主觉得怎么样?需要用力点吗?」黄蓉开始还略有羞涩,后来渐渐熟悉起来,对吕文文德的手法大加称赞,吕文德笑道:
  「其实这不过是一些简单放松手法罢了,并不能称之为按摩的。黄女侠博学多才,想来也知道我中华医学博大精深,当年三国时期华佗便精通各种按捏放松之术,更自创绝学」五禽戏「,可知其实医学武学本是一脉相通。其实在下多年来虽然别的不长进,对这放松之术却颇有研究,不但能放松养神,而且也能养颜美容,只是仅限于自家房中之乐罢了。」
  黄蓉好奇心起道:「吕大人想不到有此等异技。说到这按摩之术,我桃花岛上也多有记载,不过因为和武功联系不大,是以我也没仔细揣摩,却不知吕大人有何心得?」
  吕文德叹了口气道:「这按摩之术原本和武学中穴道经络有莫大联系,但男女有别,是以总是限于闺房之中,却不能拿出来贻笑大方了。」黄蓉此刻仍是八分酒意,加上平素便不拘礼节,听得吕文德如此一说,更是好奇心大起,连着要吕文德给她看看有什么特别的按摩之法,尤其是对养颜美容一项更是向往。
  吕文德微一沉吟道:「既然黄女侠有好奇之心,吕某定当献丑。不过此处却非合适之地,也少了一些器具,若黄女侠有意,我们可以先去内房,在下也才能施展薄技。」
  黄蓉不疑有他,加上借着几分酒意,对他自称的按摩之术颇是好奇,便跟着去了吕家内房。
  但见房中装饰虽俗,一张大床却是干净素雅。吕文德笑道:「陋房布置自然不如桃花岛那般超凡脱俗,倒让黄女侠见笑了。若不介意的话,请先在床上躺下。」黄蓉本来也有些晕乎乎,顺从地躺在了床上。
  但见她婀娜有致的身子在床上微侧躺着,那浑圆挺翘的胸部自然地高高耸起,沿着平坦小腹往下是曲线美好的修长双腿,加上秀发自然地铺在床上,衬托得那张小脸肤色犹如珊瑚一般晶莹可爱,吕文德顿时便感到一股热流涌往下身……「嗯,黄帮主把身子翻过来吧,我们从背部开始。」吕文德强压心头激动道。
  黄蓉本来就觉得这样平躺在床上面对另一个男人有些尴尬,此刻正和心意,便扭动腰肢把身子转了过去。
  看着那无限美好的身体在床上翻转扭动,吕文德只觉得下体肉棒已经不受控制地硬了起来,直想立刻插到黄蓉那背对自己的双腿之间,狠狠地捅上两下。
  还好他毕竟尚有一定控制力,用几乎有些颤抖的声音道:「让我先从黄女侠的脚掌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