蕩母系列之妈妈与司机

  克裏斯从来没有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尽管他的妈妈是公认的美女,但他对妈妈一直没有什幺异样的感觉,直到那个疯狂的上午。

  他的妈妈莫娜,容貌姣好,体态窈窕,丰硕高耸的酥胸,纤细柔软的腰肢,丰润滚圆的翘臀,修长挺拔的美腿,连成一条魔鬼般的曲线,无不让男人们魂不守舍浮想联翩。走在街头,她那婀娜性感的身姿总会引来惊豔的目光和口哨声。

  平时在家裏,莫娜总是很随意地穿着宽松的T恤和牛仔裤。有时不经意间,克裏斯会发现妈妈没有戴乳罩,但是他却很少因此而想入非非。

  这是因爲妈妈的个性独立而坚强,她在职场上自信干练,在家裏也是雷厉风行,向来都说一不二。丈夫和孩子们也都习惯了她的强势地位,丈夫更是任劳任怨甘作绿叶,很少拂逆她的意见。

  那个疯狂的拐点出现在克裏斯20岁那年,当时他正在本地的一所大学读大二。那本来只是一个向左走或向右走的选择,后来却改变了克裏斯的生活。

  相对于街区裏其他的家庭,克裏斯家的成员结构并无特殊之处:除了爸爸、妈妈,克裏斯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妈妈42岁,爸爸将近50岁。13岁的妹妹和8岁的弟弟也都在学校读书。

  他的妈妈莫娜,在家中享有绝对权威,掌控着家裏的大小事务,总是直截了当地发号施令。克裏斯感觉自己好像永远不能对妈妈说「不」,永远不能做那些妈妈不喜欢他做的事情。久而久之,克裏斯逐渐形成了孤僻内向的性格,没事就整天窝在家裏不出门,在学校裏也没有多少知心好友。

  克裏斯的家境非常富有。他的爸爸拥有一家商贸中心,雇了五六十名员工。

  平时爸爸很少让员工直接到家裏来。家裏另外还雇有两个菲佣,一个叙利亚裔司机和一个年老的印度裔园丁。

  他家住在郊区一个花园式独栋别墅裏,周边环境幽雅宜人。别墅共有三层,一层有客厅、厨房、一间客房和两间佣人房,二层有两间卧室、一间书房和一个健身房,顶层有两间阳光房和一处露台。克裏斯总是喜欢一个人住在顶层的阳光房裏。

  别墅后面的花园裏,种植着许多形形色色的水果和蔬菜。老园丁的园艺技能熟练而精湛。园丁房位于花园一隅,是会客厅和卧室的小型混合体。那裏的会客厅被分割成两个独立的空间,分别供男女宾客休憩使用,裏面放置着带扶手的椅子和阿拉伯式坐席。克裏斯很少看到那个老园丁,因爲他总是在忙着浇灌苗圃、修剪花木。

  由于工作关系,克裏斯的爸爸经常出国考察、谈判,从中国、欧洲或是其他地区进口各种货物,而家庭的其他成员则过着平静、安逸的田园式生活。

  每天早上七点二十分,莫娜会準时出门送孩子们去学校,然后和司机一起回家。克裏斯自己驾车去学校上课,一般在上午七点至十点之间,或早或晚,视课程安排而定。生活节奏是如此的规律,克裏斯也一贯专注于自己的事情,从来没有去留意妈妈和司机之间会有什幺异样,直到他发现自己被蒙蔽、被愚弄的那一天。

  十月下旬的一天学校没课。前一天,克裏斯最好的一个朋友跟他打过招呼,说第二天想借车一用,克裏斯答应了。他準备次日上午把车开到学校借给朋友。

  当天上午,妈妈她们出门没多久,克裏斯的朋友就打来电话,说他索性自己跑过来了,现在已经到克裏斯家门口了,正等着提车呢。克裏斯赶忙起床下楼,打开大门,把车钥匙交给她。朋友承诺,下午两点之前会把车开回来。

  回到房间,克裏斯还有点睡意朦胧。他靠在窗前,眯着眼睛,俯瞰着灿烂阳光照耀下美丽的花园。忽然他听到泊车的声音,妈妈回来了。

  过了一会儿,他隐隐约约听到妈妈交代菲佣出去买些日用品什幺的。随后妈妈的脚步声逐渐清晰起来,她来到顶层,进了隔壁的房间。她没有到克裏斯的房间裏来,可能是因爲没有看到克裏斯的车,以爲他已经去学校了。隔壁的声音沉寂了下去。克裏斯想,大概此刻妈妈也像他一样,正在倚窗观赏花园的景緻。

  这时克裏斯看到,那个司机正在花园裏溜达。他一边缓缓走着,一边左右张望。忽然,他擡起头,沖着克裏斯的方向笑了笑。他的笑容有点腼腆,或许是因爲看到了楼上的女主人。由于角度的关系,他应该看不到克裏斯。

  之后司机去了园丁房,进了男宾休息室。他大概想抓紧时间小睡一会儿,在妈妈召他出去购物或干别的杂活之前,克裏斯想。

  此时妈妈的脚步声又响了起来,她汲汲沓沓地下楼去了。克裏斯双手抱膝,懒洋洋地坐在窗前,沐浴着秋日金灿灿的阳光。楼下的花园裏,老园丁正忙着翻土除草。

  妈妈的身影出现在小道上,她披着一件睡袍,迈着轻快的脚步,在花园裏巡视着。

  奇怪,妈妈怎幺穿着睡袍,而不是平常的T恤和牛仔裤呢?克裏斯疑惑地盯着妈妈的背影。妈妈对园丁看了又看,后者正忙得不亦乐乎,根本没有留意她的到来。

  妈妈缓缓步入花园深处,走到园丁房前。她径直进了女宾休息室。也许妈妈想要撇开女佣,独自休息片刻。克裏斯正要移开目光,却突然看到妈妈快步走出来,四下扫了一眼,闪身进了男宾休息室!

  这是怎幺回事?克裏斯目瞪口呆地站在窗前,脑袋裏急速运转着,各种线索纷至沓来:菲佣被打发走,妈妈临窗眺望,司机暧昧的笑容,妈妈所穿的睡袍,调换房间时妈妈诡秘的神情……干!妈妈跟那个司机有一腿?

  噢,天哪!该怎幺办呢?下去捉奸?哦,不……妈妈的积威仍令克裏斯踌躇不前。他心慌意乱地瞄了园丁一眼,老园丁仍在自顾自地忙碌……

  到底该怎幺做?现在,妈妈正在跟那个该死的司机上床!

  克裏斯在房间裏急促地来回踱步,不时向楼下投去焦灼的一瞥……

  干!这个蕩妇!她居然跟司机搞在一起!

  大约十五分锺之后,门开了,克裏斯看到妈妈鬼鬼祟祟探出头来,环顾了一眼四周,然后匆匆返回了女宾休息室。过了四五分锺,她袅袅婷婷地走出来,轻盈地穿过花园,朝着别墅漫步而来。

  克裏斯躲在窗口旁边,紧紧盯着妈妈的身影。他小心翼翼地窥视着,唯恐被妈妈发现。他本想拉上窗帘,但又担心这样反而会引起妈妈的注意。

  妈妈越走越近,她两颊晕红,丰润的双唇在阳光下闪过一丝莹泽的光亮,显然是涂了唇膏。丰满圆润、高耸挺拔的双峰,随着她摇曳的步姿,在轻薄的睡袍下颤颤巍巍地抖动……

  干!这个蕩妇!婊子!

  妈妈从他的眼皮底下走了过去,克裏斯不由得心神激蕩,浑身燥热,鼻尖上都沁出汗来,他的分身也悄然起立。

  克裏斯迅速转过身,三步并作两步跨到门边,轻轻反锁上房门。他仰面倒在床上,瞪着眼睛,呆呆地盯着天花闆……

  妈妈让那个司机干她!噢,我的天哪!

  这个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波涛般沖击着他的内心,颠覆了他对妈妈的所有认识……愤怒,嫉妒,伤心,屈辱,兴奋……一时间各种滋味一齐涌上心头,如同翻倒了五味瓶,眼前的一切在纠结紊乱中变得恍惚起来……

  他仿佛看到妈妈在男人身下婉转承欢,恣意逢迎……妖娆放蕩的风情与平日威严的面容不断交叠……克裏斯不自觉地急速撸动着阴茎,它鼓胀得几乎都要爆裂了……

  他很快就射了,前所未有的刺激让他无法立刻松弛下来,分身在洩后仍然坚挺。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象妈妈跟那个司机苟合的情景:湿淋淋的阴户,饑渴的大屁股,跃动的爆乳,男人粗野的大屌……兴奋中的妒忌,瞬间如针扎一般刺痛了他,使他感到一阵尖锐的痛苦……

  克裏斯脱去全身的衣裤,赤条条地仰卧在床上,任由十月的微风轻轻拂过旗帜般昂扬的阴茎……一种决心在他心底渐渐凝聚、清晰……

  朋友的再一次来电,把克裏斯从一遍一遍、近乎难以自拔的自慰中拯救了出来。

  话筒那头,朋友问现在是否要把车送回来,克裏斯木然地回答称是。

  放下电话,他开始起身穿衣,脑袋昏昏沉沉的有点疼。穿好衣服,他茫然地呆坐了一会儿,又有些莫名的振奋。

  他下楼来到客厅。没有看见妈妈,可能她正在卧室小睡。他怅然坐了下来,若有所思。突然间,他的脑海裏灵光一闪:爲什幺不拍下妈妈偷情的录影带呢?手裏有了确凿的证据,面对妈妈就能够进退自如……

  朋友过来还车时,和克裏斯在客厅裏閑聊了一会儿。不久妈妈下楼了,克裏斯顿时局促不安起来。他不自然地挪动了一下身体,几乎不能擡眼正视妈妈的眼睛,却又忍不住去追逐她的身影。

  莫娜身着惯常的T恤和牛仔裤,她跟儿子的朋友打了个招呼。

  一切似乎未曾改变,一切似乎都已改变。

  克裏斯的目光似乎要穿透了妈妈的衣服,如同打量色情录影带裏的性感女星一样。可是他能怎幺样呢?现在他什幺也做不了!

  「亲爱的妈妈,我需要一些钱,好去买些书和学习用品什幺的。」克裏斯请求妈妈。

  做母亲的一眼就看穿了儿子的谎言:「说吧,除了书和学习用品,你还想买什幺?」

  「喔,妈妈,我想买一个DV。」

  「你已经买过好几个了吧?怎幺还要买?原来的就不能用吗?」莫娜疾言厉色地数落儿子。

  「噢,妈妈!我想要的这个是最新款的!」克裏斯坚持着。

  经不住儿子的软磨硬泡,莫娜最终还是答应了儿子的恳求。她上楼去取了些钱交给儿子。实际上克裏斯得到的,比他期望的要多得多。

  克裏斯开车带着朋友,风驰电掣般离开了家。他买下了市面上他能找到的性能最好的DV。

  这款DV基本满足了他的要求:首先成像分辨率要尽可能地高——他要看到高清的画质;其次存储卡要足够大,起码能连续录制两三个小时——当然是在保证画面品质的前提下;另外就是能够接驳电脑,以便进行视频处理——这一条倒是不难满足。但实际上他接连逛了好几个地方,才买到这款称心如意的DV。

  手裏握着崭新的DV,克裏斯既欣喜又激动。想到接下来将要做的一切,他的双腿都有点微微发抖。

  接下来他一路狂奔回到家中,开始盘算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怎幺做?什幺时间?什幺地点?

  随后的日子裏,克裏斯仍象往常一样,每天準点去学校上课,尽管他总是不自禁地神思恍惚,魂不守舍。只是每每想到妈妈那严厉的面孔,他就不免有点畏畏缩缩,变得踌躇不定起来。

  经过一连几天狂热而痛苦的内心挣扎,克裏斯最终决定,先从自己的窗口开始,用DV记录发生的一切。

  第二天上午,在动身去学校之前,克裏斯在窗口精心放置好DV,仔细调整好角度,离开时还特意锁上了房门。

  下午放学后,他怀着既急切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家中,打开DV开始观看起来。

  最初十五分锺什幺都没有发生,镜头裏只有花园裏飞鸟盘旋起落,聒噪而吵闹。突然那个司机的身形闯入了画面,他慢慢悠悠走进了男宾休息室。

  克裏斯挺直了腰身,屏息静气地盯着液晶屏。两分锺之后,妈妈出现了——接下来她的举动与那天如出一辙:先是进女宾休息室,在那裏逗留了一两分锺,接着匆忙转进了男宾休息室。

  OK!我已经录下了!不过……这能当做证据吗?我能拿着这个去向爸爸告状吗?

  不,当然不行,她可以抵赖说,当时休息室裏并没有其他人。不!我真正应该录下的,我真正想要录下的,是她一丝不挂的裸体,是她湿淋淋的小穴被男人的大肉棒狂肏猛干的场景!克裏斯狂乱地喃喃自语着。

  他反反複複地察看着DV中的这段录像。忽然间,录像的起止时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停下来,仰头思索了一会儿。

  噢,天哪!他早上离开家的真正时间应该是九点半锺,因爲下楼之后他还耽搁了一下。几乎就是在他驶离大门的那一刻,妈妈和那个司机前后脚去了幽会的小屋!就好像妈妈一直在等他离开,再也等不及了一样!

  婊子!这个蕩妇!

  克裏斯气息咻咻地瞪着眼前的屏幕。

  晚饭前,克裏斯悄悄潜入男宾休息室。他认真仔细地观察室内的陈设布置,希望找出可资利用的地方。

  正如他之前的印象,这裏摆放着扶手椅子和阿拉伯坐席。那幺他们就是在偏后一点的这个位置上肏穴了。

  幸运的是,那裏靠墙有一个书架,上面放置着百科全书,另外还有一些装饰品。爸爸回家休息的时候,有时会在这裏翻阅一下百科全书。书架自上往下第三个隔闆相对比较狭窄,应该是专爲存放小开本或袖珍书设计的,外面还罩着一条华丽的丝巾,好像用它来标示出书架上下两个部分的分界。

  喔,这真是个理想的位置!把DV藏在这裏,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克裏斯把DV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再把左右两边的书摆成一个小小的V字型,使镜头隐蔽在V字型之中。然后他又一丝不苟地调整好那条丝巾的高度……

  OK!搞定!看上去很完美……好了,一切就绪!

  晚上克裏斯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夜都没有睡好。一想到明天将会看到什幺,他就激动得难以入眠。

  明天,就在明天,他就能亲眼见到,平日神圣不可侵犯的妈妈,是怎样被男人剥光衣服压在身下肆意亵玩,她湿润的小穴是怎样被男人的大肉棒捅进去、拔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克裏斯就爬起来了,他要确保所有的事情都已準备停当。DV的电池已经充到了满格,记忆卡也已格式化过。

  今天将会是一个「大日子」。

  司机载着妈妈和弟弟、妹妹刚一离开,克裏斯就立刻下楼穿过花园,溜进了男宾休息室,摸索着打开了DV。当他返回自己房间时,在楼梯上遇到了一个菲佣。除了「早安」之外,佣人并没有多说什幺。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

  克裏斯呆在房间裏,静静地等待着,直到妈妈回来的那一刻。

  按照原定计划,他该动身下楼了。可是此时他只觉得口干舌燥,两腿发软,象踩在棉花上一样迈不动脚。

  忽然他看见那个司机从窗下走过,顺着小径悠閑地走向园丁房……

  克裏斯猛地跳起来,大步跑下楼梯。在楼梯口,他与妈妈不期而遇。他加快脚步,从妈妈身边慌慌张张地跑了过去。

  这孩子总是冒冒失失的!莫娜停下了脚步,皱了皱眉,目送着儿子远去的背影。

  克裏斯跳进车裏发动引擎,逃也似地离开了家。在去学校的路上,他拼命地压制住自己的沖动:折回去取出DV,取消这个疯狂的计划……

  下午的课程还没有全部结束,克裏斯就驱车赶回家裏。他在教室裏度日如年如坐针毡,实在呆不下去了。

  家中一切如常,并无异样。他暗自松了口气。

  经过二楼时,他发现妈妈正在看电视。似乎妈妈对他并没有特别的关注。他疾步而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躲在窗边,克裏斯缩头缩脑地向下观望。花园裏一片静谧,似乎没有反常的迹象。

  他站在那裏看来看去,足足耗了十几分锺,却始终没有勇气下楼去取DV。又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蹑手蹑脚走到楼梯口,侧耳倾听下面的动静。二楼的喧闹声依旧,妈妈应该还在看电视。

  他背靠房门,闭上眼睛,暗暗地积聚勇气和力量。倒数10下后,他快步走下楼梯,来到二楼。

  「噢,妈妈!你……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那本《市场营销》?」他吞吞吐吐地问。妈妈擡头瞥他一眼,回答说没有注意,让他自己好好找找,然后就又把注意力移回电视节目上。

  克裏斯装模作样地四处翻看,在楼上楼下折腾了一会儿,自然是一无所获。于是他便可以顺理成章地到花园裏的男宾休息室继续寻找。

  他来到男宾休息室,看见司机正躺在坐席上鼾声大作,书架静静地矗立在那裏。

  他从司机身边轻手轻脚走过去,在书架上随手翻弄了几下,又回头看了看司机——他仍在呼呼大睡。克裏斯背对着他,用自己的身体做掩护,迅速取出DV藏在衣服裏,然后悄悄地离开了。

  克裏斯飘飘忽忽地回到房间,锁上了房门。他颤抖着双手打开DV,却发现电池的电量几乎耗尽了。

  他咕哝着咒骂了一声,翻出DV配套的电源适配器,给DV接通了电源。屏幕上亮光一闪,画面浮现了出来……

  休息室裏一片寂静。一分锺,两分锺,三分锺……时间在无声地流逝……

  门开了,一时间光线大亮,那个司机走了进来。他反手关上门,室内又黯淡了下来。他走到扶手椅子前,点燃了一根烟,坐了下来,悠悠地抽着,淡淡的烟雾袅袅升腾起来……

  没过几分锺,房门再次打开了,妈妈窈窕的身形闪了进来。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睡袍,凸凹有緻、成熟丰腴的曼妙身材在宽松的睡袍之下若隐若现。司机掐灭烟头,站起身迎了上去。

  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男人轻轻地亲吻她的面颊、嘴唇、一直向下吻着她的颈部。妈妈闭上眼睛,好像很陶醉的发出一两声呻吟。她抓着男人的屁股,紧贴着他的下体摩擦着……

  妈妈把男人推后了一步,她拢了拢飘逸的长发,然后轻轻地松开了睡袍的腰带。睡袍向两边敞开来,饱满高耸的双乳从束缚中舒展开来,中间是一道雪白深邃的乳沟。两颗樱桃般的乳头在乳峰顶端高高耸起,颤颤巍巍。男人伸手抓住妈妈丰满的乳房,俯身含住一颗娇嫩的蓓蕾,拥着她倒在坐席上……

  男人扯下妈妈的睡袍,她蜷曲着身体配合着。镜头中的妈妈,终于彻彻底底地坦露出完美的胴体,浑身上下一丝不挂。

  美丽姣好的面容,饱满丰挺的双峰,下面是纤细的腰肢,再往下是丰硕的翘臀,浑圆修长的大腿紧紧夹在一起磨擦着,一道神秘的肉缝在丰腻交彙之处若隐若现……

  男人饑渴的双唇在妈妈窈窕柔美的曲线上逡巡游弋,不停地舔吻着她那深邃的乳沟和粉嫩的乳晕。他的一只手揉捏搓弄着着一侧丰盈的乳房,另一只手掠过平坦光滑的小腹,滑入妈妈丰腴的两腿之间,抚弄着微凸的阴唇,撩动着敏感的阴蒂。妈妈闭着双眼,面色潮红,仰头发出阵阵轻柔的呻吟。此时男人身上仍旧整齐的穿着和妈妈的不着寸缕形成了鲜明撩人的对比……

  妈妈轻巧地解开男人的裤扣,他顺势利索地脱下了T恤和裤子,全身仅穿着一条内裤。她张开圆润挺拔的双腿,男人默契地跪伏上去,舔弄着妈妈微微绽开的阴唇,不时轻咬着红润的阴核。

  妈妈难以忍耐般扭动着屁股:「啊……亲爱的,再深一点……再深一点……舌头顶进来……啊啊……」过了一会儿,妈妈的双手按住了男人的头部,屁股开始一挺一挺地耸动着,嘴裏发出急促的呻吟:「啊……啊……唔……啊……」

  「蕩妇!婊子!」克裏斯咬牙切齿地套动着自己勃起的阴茎,视线像被磁石牢牢吸引般,片刻不离屏幕上的那火辣淫靡的景象……

  男人拉下内裤,亮出一根黑黝黝、硬梆梆的肉棒来。他的家伙大概有14公分长,爆满了青筋,长度一般却粗壮异常。他跪在妈妈呈M型张开的两腿之间,扶着肉棒抵住妈妈濡湿的阴唇,在水汪汪的阴道口磨了磨,然后缓缓插了进去。妈妈绷直了身体,发出一声悠长的哭泣般的呻吟,白皙挺拔的小腿勾住了男人壮实的腰身。

  合着男人抽送的节奏,妈妈微微张着嘴,轻声呻吟着,她不断挺动着屁股迎合着肉棒一次次的侵入,两个人象紧紧咬合的齿轮一样动作起来。他们的下体轻快地碰撞着,发出「啪啪啪啪」的声音。妈妈圆翘的丰乳被男人的大手捏弄着,变幻出各种各样的形状。

  男人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道,他抱着妈妈修长圆润的大腿,并拢推到妈妈胸前,使得妈妈的阴部显得更加凸出,妈妈的呻吟声也由小变大:「干我!啊……啊……啊啊啊!」

  在男人一次次猛烈的沖撞下,妈妈双眼紧闭,两颊潮红,她微微仰着头,嘴裏发出短促连续的呻吟,丰满高挺的双乳划出道道令人晕眩的波浪。男人的阴囊快节奏地拍击着妈妈丰硕的屁股,房间裏回蕩着剧烈的皮肉撞击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男人骑在妈妈的一条腿上,托起另一条腿扛在肩头,妈妈侧着身子,顺从地配合着他。男人俯身趴在她的身上,把她的腿直直压到胸前,下身猛然一沉,再次一捅到底,开始大起大落地插弄起来。

  「啊……噢……」随着男人打桩机般一顿一顿的大力抽插,妈妈每一声呻吟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粉红色的阴唇随着大屌的来来去去,不断地翻进翻出,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在他们下体分开的一瞬间,清晰可见那晶莹的淫水在两人下体间拉出的丝丝银线。妈妈大口呼着气,表情既痛苦又快活。男人不时低头吻住妈妈的双唇,两人缠绵地交颈深吻……

  突然男人往后一退,「啵」一声,从妈妈体内拔出湿淋淋的大屌,低头在妈妈耳边说了句什幺。接着克裏斯看见妈妈并拢双腿,轻快地坐起来,然后翻身跪下,高高地撅着圆润硕大的屁股。

  男人跪在妈妈身后,抓着她的细腰,猛地往前一顶,小腹「叭」的一声狠狠撞在圆翘的丰臀上,粗壮的肉棒长驱直入,全根没入妈妈体内。妈妈被他撞得身子一晃,两肘撑着坐席,仰头发出一声高昂的呻吟:「啊!」

  男人伸手到妈妈身下,握住丰硕的乳房揉搓着,不紧不慢地挺动着下体。妈妈低着头呻吟着,向后摆动着丰臀,配合男人的肏干。

  很快男人便越肏越急,他紧紧抱着妈妈的屁股,像失控的火车一样,一下快似一下地撞击着妈妈的丰臀。

  「啊啊啊……呜呜呜……」妈妈呜咽着,喘息着,她双手抓紧了坐席,承受着后方一波比一波猛烈的沖击。她的上身渐渐被撞得瘫软在地上,头部斜抵着坐席,只有屁股依然高高翘起。她的面孔正对着镜头的方向,克裏斯看到妈妈张着嘴,表情几近扭曲……

  男人的小腹每次撞击到妈妈的屁股,她就会尖叫一声。突然妈妈的身体僵直起来,接着开始一颤一颤地抽搐。男人把着妈妈的腰,又大力挺动了几下,然后迅速拔出了湿漉漉的肉棒,低吼了一声,抽搐着,把白浊的精液射在了妈妈光洁的屁股上,后背上。

  妈妈气喘嘘嘘地趴在那裏,扭过头来朝司机粲然一笑。司机重又压在妈妈背上,捉住她的双唇吻了吻,然后翻身倒在一旁休息起来。妈妈趴在他黑毛绞结的胸膛上,两人相偎温存着。

  屏幕上,两人调笑了一阵,最后妈妈咯咯娇笑着,伸手拨弄了一下男人半软的阴茎,然后起身披上睡袍,在镜头前轻盈地走过,打开房门出去了。

  克裏斯看了看时间,他们大概肏了半个多小时。

  录像重放了一遍又一遍,克裏斯手淫了一次又一次,却仍然不能熄灭心中熊熊的欲火。最后他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阴茎已经被拉扯得隐隐作痛。

  有录像作证据,就能向妈妈要求象司机那样的「待遇」,就能象他那样对妈妈爲所欲爲,象他那样随心所欲地肏妈妈……昏昏欲睡半梦半醒之间,克裏斯仍在心裏在默默念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