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后母女发生的一件事

我就是月亮,八月十五就是我的生日!

这一晚很多人会用供品拜我,我不知道大家拜我是?了什??我只知道那些迷信的少妇,叩头的时候衣领总是露出一对大乳房,人类称今晚?赏月,我却称今晚?赏乳!

人间传说月光有嫦娥,吴刚,甚至说还有仙免,想不到竟然会有人相信,如果真的有嫦娥,我早便精尽月亡,免子或许早已经成?我的补品了!

我的生日总会特别兴奋,除了会特别光和圆之外,身上还会发出淫光!

我发出的淫光不是我的错,怪只能怪上帝当年赐这个法力,让我去诱惑阿当与夏娃,结果上帝看了阿当与夏娃热辣辣的表演后,把收回淫光的咒语给忘了,所以每到八月十五的晚上,我身上便会自然再次发出淫光,上帝的记性很好,每到这一天的晚上,总是拿着望远镜不停的四处窥看,当然我也不会例外,所以谁是天下第一个偷窥者,至今还是一个迷!

中秋月圆的晚上,发出淫光后人类的性欲便自然上升,年青一代更是无法避免,单身而未拍拖的男仕会另途发展,所以妓女们当天的生意,也比平时的好,如果只有一位女友的男仕会比较妥当,假设有几位女朋友的男仕,中秋节日如同情人节一般的头痛,不知道该怎样施展分身术?

中秋节女仕寻猎物会比男仕容易很多了,只要不是丑八怪或者恐龙之类型的,在现今发达的科技下,想找一夜情绝不是件难事,四十如狼的少妇想找年青小伙子,月圆之夜更可以说是轻而易取!

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我窥看太多情侣们的性爱场面,现在已经没有什?兴趣了,偶尔只会随意望几眼!

今晚在公园裏的一个脚落,正有一对男女在搅得火热,于是细心一看,女的已经春情蕩漾,上衣的钮扣全打开了,乳罩的扣也解了,而且她的内裤已经藏在手袋裏,正準备迎接男仕闯入她的禁区,可是男的却毫无沖动的意思,双手只是在女的阴蒂扣着,阳具完全没有挺起的现像,莫非男的是性无能?这种好笑的场面我最喜欢看了,于是开了法眼在男的身上扫瞄了一遍,发现男的很健康没有问题呀!

当我再扫瞄女的身上的时候,发觉那个女的乳房平平如板,身上只有两粒乳头,难怪男的会?不起头了,真教那位女的可惜呀!

女的原来名叫阿芳,今年十九岁,脸上长了一张俏丽的脸孔,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胸前的乳房如洗衣板一样,男的叫小忠长得英俊潇洒,身旁的女友可多的是,难怪面对小芳这块洗衣板会?不起头了,况且他的心正在想着别的女友,难怪阳具会挺不起了!

两人终于斗起嘴来了!

「小忠!?什?你的那个总是软棉棉的嘛!」女人很气的说。

「小芳!我怎会知道呀!」小忠很不耐烦的说。

「小忠!你的心跟本不在我身上,我的胸围解了你碰都没碰一下!」

「小芳!可能我忘了吧!」小忠很随便的回答。

小芳听了小忠这样的回答,拿起手袋的内裤穿上后,扣上了乳罩整理好衣服便一气之下走了,小忠也没有追上小芳,只顾着打电话给另外一个女友!

我想小芳会不会立刻跑去找一夜情呢?好奇心驱使下跟着她看个究竟!

原来小芳生气而回到家裏,想不到她母亲对我很诚心的叩拜,她母亲的乳房很大呀,?何小芳的乳房会这样扁呢?

小芳的母亲见女儿回来便走过来看看她。

「小芳!中秋节怎?这样早回家呢?没有约小忠出去玩吗?」

「妈!说起小忠我就生气!」

「小芳!你到底和小忠发生了什?事呀?」

小芳独自沈思没听到母亲说的话!

「小芳!你听到妈跟你说的话吗?」

「噢!对不起!想得太入神而没听见,您说什?呢?」

「小芳!妈是问你到底和小忠发生了什?事呀?」

小芳思索了一会脸红的向母亲发了一个怪异问题!

「妈!您可以让我看看您的乳房吗?」

「女儿!你今天怎?了?竟然想看我的乳房?平时你不是看过了吗!」

「妈!我现在想看看可以吗?」

小芳的母亲不解女儿?何要看她的乳房?但看见小芳如此的坚决要看,加上又是母女,屋裏又没有男人,不答应小芳怕的她会气上加气!

小芳的母亲想还是让女儿看看吧!

「妈都不道你和小忠发生了什?事?妳要看就看吧!你先要把窗帘拉上再看!」

幸好我有法眼还可以窥看一切,要不然可错过这耐人寻味事件。

小芳听母亲答应了,马上飞身拉上了窗帘后,便过去解了母亲身上的钮扣。

小芳母亲的上衣被小芳解了后,露出一对插云的乳峰,上面佩戴着一个乳白色的通花胸围,白裏透红的乳球,想不到会出现一名少妇身上!

「哇…妈您的乳房好大…!」小芳发出羡慕的感歎声!

小芳的母亲被女儿一赞,突然感到脸红不好意思想把衣服掩上。

「妈!我还未看够呀!」

「女儿!怕妳了!看吧!」小芳的母亲再次打开衣裳。

小芳再次用手指解掉胸围上的前扣,一对诱人惑红的乳头呈献在小芳眼前,不但小芳嘴裏发出了讚美词,就算远在天边的我也情不自禁的流下口水。

上帝见我流口水,马上把望远境移了过来张望!

「死老月!真是笨死了!女人和女人有什?好看的!」上帝说。

「老帝!我只看桌上的供品呀!」我说。

「你吃个饱吧!我没空!我忙着看小文在试衣室与阿姨的情形!」上帝说。

我不管上帝了!只顾看着小芳和她母亲两人到底在干什??

「妈…给我摸摸您的乳房可以吗?」

「小芳!你今天怎?了好象怪怪的?」

「妈…可以摸吗?」

小芳的妈给她这一问,体内的欲火竟然升起,不知不觉中脸更加红豔更美了!

「嗯!妳要摸就摸!但别摸我的乳头!」小芳的母亲不好意思说。

小芳得到母亲允许下,大胆的用手摸到母亲的乳房上,手掌揉搓着而乳头藏在掌心裏,自然难逃被搓弄的恶运了!

小芳母亲的乳头被她搓弄了一会,面红耳热下体的阴穴如同万蚁在爬动似的痕痒,忍不住扭动了几下身体,?了怕会忍不住会在女儿面前发出淫叫声,马上阻止小芳的抚摸。

小芳摸到母亲一对大乳房手感很舒服,正想搓多几下却被母亲推开了,面对母亲的大乳房,想起自已胸上的洗衣板,不禁眼红的流下眼泪!

小芳的母亲看见小芳流泪,立刻过去安慰她!

「我的宝贝女儿!谁弄哭你了快告诉妈!」

小芳忍不住心中的悲伤,抱着母亲痛哭了!

「小芳!你是不是怪妈不给你摸呢?」

「不!我哭不是怪您,而是怪小忠!」

「小芳!你和小忠到底发生了什?事?快一五一十告诉妈!」

小芳抹干了眼泪后,便将刚才和小忠的事原原本本告诉母亲了!

小芳的母亲听了后,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事!

「小芳!我的乖女儿没事的,明天我约小忠上来吃饭,没事的!」

「妈!到底小忠是否性无能呢?」

「傻女儿!别胡思乱想!明天我试试就知道了,你快沖个凉然后早点睡吧,对了!你今晚还是过来说陪我睡,我怕你又胡思乱想了!」

「嗯!妈我先去沖凉!」

「好的!快去吧!」

小芳走进浴室后,小芳的母亲独自一个在沈思,莫非她想明天如何试小忠吗?那可就精彩了!

 

 

 

 

中秋节后母女发生的一件事 (下)

作者:m。m首发:海岸线论坛www。urliterate。comP/S:谢绝转贴,谢谢!

小芳进去沖凉后剩下她母亲一人坐在沙发上,我想也不会有什幺事情会发生了,正当我要离去的时候,发现小芳的母亲突然春风满面,双手在自已的乳房上摸,还将其中一只手伸进衣内,摆出一种欲拒还迎的神态,难道她刚才被小芳挑起了慾火,此刻寂寞难奈?

小芳的母亲一直摸着乳房,双腿张开手却没有摸到下体,从她脸部表情可以看出她在忍耐,在忍受慾火的煎熬,竟慾火是无情的,芳的母亲始终忍受不住一只手离开了胸脯沿下摸到小腹,正想往下到禁区的时候,小芳正好沖好凉走出来,她马上停止了动作,装着若无其事看电视,紧张的心情片刻间又恢复了平静!

「妈!已经很夜了,睡觉吧!」小芳说。

「好的!妈也想睡了!」

小芳替母亲关了电视后便拉着母亲进房间了!

两人走进房间準备上床睡觉,自从小芳的父亲逝世后,她平时也会陪母亲一起睡,但母亲一向都是喜爱裸睡,她想母亲今天很怪为何会穿着睡衣上床呢?

「妈!今天您的经期来了?」小芳问母亲奇怪为何小芳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不是啊!妳怎会这样问呢?」

「妈!我知道您一向都喜爱裸睡,今天您却穿着衣服上床,我以为您今天经期来了不方便,所以有此一问。」

「不是!妈这个月的经期早在五天前结束了!」

「妈!是不是我今天看您的乳房使您心理不安,而不想裸睡呢?如果这样我回自已房间睡吧!」

小芳的母亲怕小芳误会马上解释。

「不!芳儿别发小孩子脾气,妈刚才被妳摸了乳房后,下面有点湿潺所以怕您笑而不敢裸睡,妳别胡思乱想!」

「妈!您这幺会这样想呢?女儿怎会笑您呢?何况父亲死了这幺久,生理上难免会处于敏感的,做女儿见您守身不再嫁只有更加尊敬,又那会笑您呢?我们还是母女尴尬什幺呢?」

母亲听了小芳这般话,知道小芳确实长大成熟了!

「那好吧!芳儿妳就陪我一起裸睡吗?」

小芳可没试过裸睡这玩意,听到母亲叫她一起裸睡,体内出现一种怪异的感觉,就像当初想着要脱光衣服,面对男朋友紧张的情形一样,可是现在不是拒绝母亲的时候,只好勉强的答应!

「妈!好吧!我可没试过脱光衣服睡过觉!」

母亲笑笑的望着小芳。

「妳和小忠没试过脱光衣服一起睡觉吗?」

小芳听母亲这一说脸可红了起来!

「妈!您别笑我了!要不然我可不脱衣服了!」小芳撒娇的说。

「好啦!妈不笑妳了!我们脱衣吧!」小芳的母亲说。

「好吧!」小芳应了母亲后便起床脱衣了。

小芳一边脱身上的衣服眼睛却望着母亲的胴体,看着母亲把身上的衣服脱去后,一对丰满的乳房在她面前荡漾,使她不禁贪婪的望了几眼!

小芳正想脱下内裤的时候,突然感到害羞而不敢脱下,母亲的手正好也是捉着内裤,用矛盾的眼神望着小芳,两人处于尴尬场面,最后还是母亲当机立断向小芳点点头,把自已的内裤顺势往下一拉,一堆黑欉欉的阴毛露在小芳眼前,小芳只好将自已的内裤往下一拉,两人终于赤裸裸的站在对方面前了。

两人都向对方发出内心的微笑! 我想她们两母女脱光衣服其实也是一件平常的事,怎会变得如此尴尬呢?

「哇!怎幺会这样湿呢?」小芳的母亲自言自语说。

小芳的母亲在阴穴上摸了一下,立刻害羞拿了纸巾抹掉阴穴上的水渍,身旁多了一张手伸了过来。

「妈!给我一张纸巾!」小芳说。

小芳的母亲笑了一笑将纸巾递了给小芳,她和母亲一样也是用来抹阴穴。

「芳儿!怎幺妳那里也湿了吗?」小芳的母亲问。

小芳被母亲一问脸更加的红了,阴蒂被纸巾一擦身体还抖了一下,她知道她现在属于兴奋阶段,之前被小忠撩起的慾火还没解决,如今身上一丝不挂更容易春情意动!

「妈!您别笑我了!您不是也一样吗?」小芳笑着对母亲说。

两人抹了之后便一起爬上床钻进被窝里。

「芳儿!刚才妳不是和小忠做了吗?」

「妈!您怎幺忘了呀!我不是告诉您小忠的事吗?」小芳闷气的说。

「芳儿!妈知道!我是问妳们最后也没完事吗?」

「妈!当然没完事!我一气之下便走回家了!」

「芳儿!小忠没有上前追妳?」

「妈!我不知道!我上车后把手提也关上了,不知道他有没有找我。」

「芳儿!妳也太任性了!很多事可以解决的嘛!」母亲安慰着小芳说。

「妈!自卑受如此重创,那个时候还会想那幺多呢!」

「女儿呀!妳现在有后悔吗?」

「妈!问题不是在我这里,是小忠他太不顾我的感受了!」小芳很不满的说。

「小忠他怎幺不顾妳的感受呢?」

「小忠…他嫌我的胸部的…乳小…呀!」小芳羞着说。

小芳的母亲为了安慰女儿,想辨法解决她俩人之间的问题!

「芳儿!妳怎知道小忠他嫌妳的乳房小呢?他告诉妳了?」

小芳这回真的给母亲气死,双手猛拍打床褥的叫着!

「哎呀!妈!这不用他说出来的嘛!有一种叫身体语言呀!」

「芳儿!那他用什幺身体语言告诉妳了?会不会是妳误会了呢?」

「妈!我把胸围都解了,小忠他的手整晚摸都不摸一下,您说我该生气吗?」

小芳的母亲觉得小忠也很过份,小芳把胸围脱了他摸都不摸一下,这也难怪小芳会生那幺大的气,但她为了安慰小芳又不能指责小忠,免得火上加油!

「芳儿!小忠的手没摸妳的乳房,那他有摸妳别的部位吗?」

「妈!小忠他摸我这里!」小芳指一指她的下体。

「小芳!这不能全怪小忠呀!如果他没有摸妳就是他不对,或者他对妳下体有兴趣呢?小忠在裙外摸着?」

小芳的母亲本来是想安慰女儿,听了她们的艳事内心的慾火遂渐燃烧了,心里头不禁的痒了起来,刚才已经平伏的情绪现在又翻起了巨浪!

「妈!小忠他不是在我裙外摸着,是把手伸了进去!」小芳害羞的说。

「什幺?小忠把手伸到妳的内裤裤里了?」

「妈!我早已经把内裤藏在手袋里了,我下体是真空!」小芳害臊的说。

「芳儿!那是说小忠他的手是摸到妳的真正阴户了?当时妳们在那里?」

「妈!当时我们在公园里,他确实是真的摸在我阴户上!」

「芳儿!妳不是在吓母亲吧?难道妳们想在公园里弄吗?」

小芳的母亲想不到自已的女儿,竟然会如此的开放,比起她拍拖的年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妈!我和小忠在公园已经弄过几次了!」小芳很羞的说。

小芳的母亲听女儿说在公园弄过几次,下体不知不觉中痒了起来!

「女儿!妳是说在公园弄过几次是指手部动作吧?」

「妈!我和小忠几次在公园是真的做爱!」

「我的天呀!想不到我的女儿会如此开放!」

「妈!您别笑我了!」

小芳一边说一边扭动着的身体,还偷偷拉开被子的一角窥着母亲的乳房,她的手俏俏在自已的阴户上摸了一下,发现淫水不断的流出来,她很想伸手揉搓母亲的乳房,但又不敢太放肆,打算到浴室自我解决一下慾火!

小芳的动作全被母亲看在眼里!

「芳儿!妳下次可别再胡闹,万一在公园遇到坏人就惨了!」

「妈!我知道了!」

「芳儿!妳怎幺啦?整个脸都发红了?」

小芳知道自已的性慾再次燃起,后悔答应和母亲同床,现在想跑回自已的房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想跑进浴室自我解决又被母亲捉着不停的问!

「妈…我…还是没事了…!」小芳也不知道想回答什幺?

「芳儿!妳说没什幺那妳的腿不停的扭动,刚才妳的手又偷偷伸到下面做什幺了?现在还拉开被子的一角,眼睛不停的看窥视我的乳房,难道妳动情了?想着小忠吧?」小芳母亲嘲笑的说。

小芳此刻的脸更红了!

「妈…您别说小忠了嘛…我…!」小芳支支唔唔的说。

「芳儿!让妈摸摸看妳是否动情了?」小芳的母亲戏弄小芳说。

小芳第一次看到母亲像小孩子一样的俏皮,令她感到很有趣,但她没想到母亲真的把手摸到她的阴户上,顿时感到害羞忙把双腿合闭!

「啊!妈…您怎幺真的摸我下面嘛!」小芳叫了出来。

「宝贝女儿呀!什幺事让妳下面湿成这个模样了?」母亲看着湿了的手指笑说。

小芳这回可真的丑死了!

「女儿呀!是不是想着妳的小忠了?」

「妈…别说了嘛…刚才您还不是一样!」小芳自辩的说。

「妈刚才怎样了?」

「妈!您脱衣服的时候也不是一样的湿嘛!」

「芳儿!妳又笑妈了!」

「妈!是您笑我先的呀!」小芳不服气的说。

「好啦!我们别取笑对方了!」母亲说。

「妈!我想回自已的房间睡好吗?」

小芳的母亲听到小芳要回自已的房间睡,她猜小芳一定是想回房间手淫了,其实她自已也想独自解决一下,但小芳此刻离去感觉上好像很失落,但又说不出是那一种感觉,可能是身旁少了一个人出现空虚的情景吧!

「芳儿!妳怎幺想回自已房间睡呢?是不是想回去想自已解决呢?」母亲问。

小芳万万想不到母亲会问这一些尴尬的问题!

「妈!您怎会这样问我呢?多难为情呀!」小芳脸红的说。小芳的母亲一样的脸红,可是此刻她不想小芳离开她身旁,或许她希望小芳继续窥她的乳房,或想有第三只手抚摸她的乳房吧!

「芳儿!我们是两母女怎会难为情呢?到底是不是嘛?」母亲追着问。

小芳望着母亲可譪的脸孔,两人无言望着对方,看着母亲一对迷人的眼睛,小芳突然心跳加促,脸上泛起红霞,竟然想和母亲接吻,这一股冲动令她下体更潮湿更兴奋!

「妈…我…!」小芳紧张的情绪答不出话。

小芳的母亲凝望着小芳,望着小芳的脸孔感觉就像少女年代的她一样,看着小芳的樱桃小嘴,想起很久没有试过接吻了!

两人各自主动把身体靠过去对方的身体,嘴和嘴虽然还没有碰上,但身体突出来的乳峰已经互碰了!

小芳的乳房被母亲的乳房一碰之后,情绪更加的冲动,双腿不停的紧闭,想利用磨擦减少阴穴的痕痒,而把自已的乳房向母亲的乳峰贴了过去,她紧闭双唇内心虽然害羞,但体内的冲动却不令她后退,反而大胆的和母亲对望,脑海里期待母亲会进一步牵引她,但要母亲牵引她做什幺?她不知道!

「芳…妳想回去…自已手淫…?」母亲小声柔和的语气问。

此刻被母亲这样一问,彷彿被催眠似的更加意乱情迷!

「妈…是的…!」小芳像受催眠似的承认了!

「芳儿…妳会用什幺方式…手淫呢…?」母亲凝望着小芳体贴的问。

小芳这次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妈…我…用手指…或…枕头…!」小芳不由自主的说出来。

「芳儿…是不是这样…?」母亲把脸贴过去小芳的脸上。

一股强烈的鼻息传到小芳身上,使她更加的紧张像第一次和男性接吻的情形一样,加上母亲的手指在她阴穴上游走,心情更加慌张和兴奋!

「啊…妈…您的…手…嗯…嗯…!」小芳突然脱口的吟叫起来!

「芳儿…吻我…!」母亲闭上眼睛说。

小芳的母亲终于用另一种方式征求小芳是否同意继续下去?她紧张的期待小芳能亲她,为了怕小芳会拒绝她的要求,手指更是努力向小芳的禁区前进,挑开两边的花瓣,食指轻轻搓起湿滑的花蕾,中指抵着流出蜜汁的洞口,正在作出插与不插的挑逗!

小芳穴内已经痕痒无比,母亲的手指可说是及时雨,但母亲的手指在洞外徘徊不插进去使她痒上加痒,有如热锅上的蚂蚁,听到母亲要求索吻便顺水推舟,将阴穴的洞口对準母亲的手指,把身体靠过去母亲的身体亲她的时候,阴穴的洞很自然往母亲的手指一送,把整只手指吞进阴道后紧紧的吸着手指不放,舌头也挑进母亲的嘴里开始亲热的接吻了!

小芳的母亲终于又试到接吻的滋味了!

母女二人接吻技巧不比男性差,甚至可说是精彩无比,小芳冲动扭动身体,把乳房紧贴在母亲的乳房上,母亲久未试过接吻的滋味,现在接吻便使出浑身解数,除了舌头使劲的挑弄,嘴唇也加强移动和吸吮!

小芳顾着穴内的痕痒,竟然忘记抚搓母亲的乳房,这也难怪小芳的,以前和男朋友亲热,自已的乳房都是被男友揉搓,现在忘记也是正常的!

小芳的母亲可不是这样想了,她是多幺渴望乳房被第三只手抚摸,可是小芳却无动于衷,忍受不了乳头的痕痒,于是把小芳的手捉到自已的乳房上!

「芳…摸…我…嗯…!」母亲不禁的吟了起来。

小芳摸到母亲的乳房才想起这个动作!

「妈…您的乳房…真的很美…!」小芳不停的称讚。

小芳母亲的乳房被搓了几下,乳头不断发硬还发涨,乳头的尖部有如针刺痒到入心更加的难受!

「芳儿…如果妈的乳房可以转给妳…我也愿意给妳…!」母亲说。

小芳听了这番话很感动!

「芳儿…能亲一下…母亲的乳头吗…?乳头的尖部很痒…!」母亲哀求说。

小芳听到母亲要她亲乳房,更加心花怒放马上把头低下,将整粒乳头含进嘴里用舌头不停的挑弄,还用牙齿轻轻的咬乳头尖部!

「啊…芳儿…咬得好…嗯…好啊…!」母亲喝嘶底里的叫着。

母亲的叫喊引得小芳更加的冲动狂吸乳头,一只手滑到她出生的地方,摸到她出世的洞口,已经湿了一大片,亲好像重演生小芳时候的片段,把双腿大大的张开,小芳的手拨开母亲的阴毛一看,终于第一次见到她出世的地方了!

「妈…我出世的地方…很动人…!」小芳的眼睛盯着不放!

「是呀…这就是妳出世的地方…丑…别看了…!」母亲害臊的想遮掩。

小芳亲了母亲乳头现在望着自已出世的洞口,内心突然想献上一吻感谢阴穴造她之恩,即然和母亲尴尬的场面已经打破了,不必太多顾虑,于是把头往阴穴一凑,小芳的珠唇又重回旧地了!

小芳这个动作吓坏了母亲,最要命的一吻不偏不倚的落在阴蒂上,一阵快感像触电般流遍全身,高潮不知不觉中降临了!

突然降临的高潮是最销魂的!

「啊…啊…芳儿…母亲给妳弄死了…我很久没试过这玩意…啊…别亲了…我受不了…很久没有人亲过…啊…别吸…停…我受不了…嗯…!」母亲疯狂的叫!

小芳停止了动作怕母亲受不了剧烈的刺激,母亲喘着气阴户在抽蓄着!

「芳儿!母亲解决了…谢谢妳…但妳还没解决呀…!」母亲娇媚的说。

看见母亲得到高潮小芳心里也很高兴,想到自已还没解决不禁又痕痒了!

「妈…我没关係…只要您解决就行了,我回自已房间很快便可以解决…您不用替我担心嘛…怪丑的…!」小芳脸红的说。

小芳的母亲像在思考一件事!

「妈…您再想什幺…?」小芳问。

母亲吸了一口气,心中有了一个决定似的。

「芳儿…妳老实告诉妈…妳现在想做爱吗?」母亲问。

「妈…您又戏弄芳儿了…做什幺爱嘛…?」小芳脸红的说。

「芳儿…妈是问妳现在这里会痒吗?」母亲指着小芳的阴穴问。

这一问小芳真想找个洞钻进去!

「什幺了…回答妈呀…!」

「妈…是痒啦…!」小芳用手遮掩脸上表情说「芳儿…想不想用根东西插进去解痒呢?」

小芳想不到母亲会有此一问!

「妈…您叫女儿…怎样答您呢…您好像明知故问戏弄女儿…嘛!」

「芳儿!那妳就是想啦…!」母亲笑着说。

「是…啦…您问这个做什幺呀?」小芳不解的问。

母亲掩嘴嘴角偷偷的笑,转身到柜里拿出一盒东西出来!

「妈…您搬这个出来做什幺呢…?」

「芳儿…这是妳的姑妈移民前留下的,她不方便带出国怕被人搜出来!」

小芳不解的看着!

母亲打开盒子发现原来是一根很长有两个男人性器官头的棍!

「哇…妈…姑妈怎会有这种东西呢?」小芳脸红的问。

「芳儿…妳忘记妳姑妈是卖什幺的?她说这棍很特别所以结业前留下来当记念品,她说没用过的!」母亲说。

小芳细心看上面盒子发现一尘不染,怎会没用过呢?

对了!小芳想到了!

「妈…姑妈没用过…那您可用过了?」小芳问。

母亲脸红的点点头!

「妈…有一晚听到妳和小忠在房里做爱的声音,一时感触而用了一次!」

小芳很惭愧竟然做爱的声音吵到母亲,想起母亲一个人一定是很空虚,才会用起这玩意,想起自已以前也太放肆了!

「妈…对不起…!」小芳道歉说。

「傻孩子…道什幺歉嘛…来…!」母亲拿起棍子碰了小芳的阴穴上一下。

「妈…您现在想玩?…我可没玩过这玩意…!」小芳害羞的说。

「小芳…妳怕这东西大吗?」

「妈…不是…只是我和您一玩不就成了同性恋吗?」

「芳儿…两母女怕什幺…也是一时之兴呀!」

小芳想了想觉得两母女没什幺可怕的!

「妈…您说得对…我们来吧…!」小芳说。

「芳儿…我们先磨一下吧!」母亲羞怯的说。

「妈…怎幺磨…我没试过…!」

「傻孩子…就像妳用枕头自渎…让母亲来教妳!」

小芳似明白又不明白的,只好躺在床上等母亲带着走了!

小芳的母亲在小芳的阴户上亲了一下,然后将自已的阴户贴在小芳的阴户上,阴蒂对着阴蒂慢慢旋转式的磨着。

小芳的阴蒂贴在母亲的阴蒂上磨,感觉好像在枕头上一样,加上这种磨法有阴毛的撩弄下更加刺激,不知不觉中两人双双的吟叫着!

「啊…母亲…很舒服…我没试过…嗯…舒服…!」小芳喊着。

「芳儿…。我也是。嗯…!」

两人磨了一会母亲拿起了双头棍!

「芳儿…现在我们插这个进去好吗…?」

芳儿处于兴奋状态当然是好啦,只是觉得有点害臊异竟是第一次玩这种东西,而且还是在母亲面前,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和害羞!

「怎啦…芳儿…?」

「妈…好吧…就插进来…我也想了…要轻点…!」

「嗯…!」

母亲小心翼翼将一边的龟头往女儿的洞里插进去,小芳感到一个巨物涌进她的阴穴里,一种涨满的感觉使她不禁兴奋的吟叫着,虽然她把腿张得很开,但那种巨大的充实感是前所来曾试过的!

小芳的阴穴布满淫水,母亲很轻易将一边的假阳具插了进去,接着自已也急不及待的也插进自已的湿滑阴穴里!

「妈…已经…插到很深了…够了嗯…啊…。舒服…!」小芳忘情的叫喊。

母亲很快也插上另一边,现在母女合力把整支长棍藏在阴道里,阴蒂贴着阴蒂互相磨擦,加上臀部的扭动,龟头每一下都撞到花心里,刺激与快感一阵阵的传遍全身,两人不停发出嘶叫,各自都不想停下来!

「啊…妈…动快点…。我很兴奋…嗯…好…。!」

「芳儿…妈也很舒服。嗯…顶到我的花心很酸呀。啊…!」

两人各自搓自已的乳头,母亲闭上眼睛的搓,而小芳却望着母亲的乳房来搓,整个房间布满两母女的淫叫声!

「啊…妈…我快要。出了…!」小芳大声的叫。

「女儿…妈也要快来了…嗯…!」

两人疯狂的搓着乳房!

「啊…女儿。妈。来了。啊。我…啊…!」

「妈…我…也来了…啊…啊…受不了…这东西太大…啊。!」

两母女双双洩了精后倒在床上不停喘着气!

休息了片刻把湿淋淋的棍给拿了出来丢在一旁。

「芳儿…妳舒服吗…?」

「我真的第一次这样兴奋…谢谢妈…!」

两人相拥的接了一个吻!

「芳儿!早点睡吧…明天还要约小忠上来呢?」

小芳迟疑了一会!

「妈…明天不用约小忠了!」

「芳儿…为什幺呢?」

「妈…其实我喜欢上另外一个人…小忠就将他放遂到边疆吧!」小芳笑着说。

「芳儿…另外一个是谁呀?妈见过他了吗?」

「妈…这个人您每天都见…!」

小芳再一次紧紧抱着母亲又接吻了!

我看到这这里知道也没戏看了,正想走的时候上帝刚好走过来,同时和小芳的母亲说同样的一句话!

「这个中秋真难忘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