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乱伦聚会

靠在计程车背垫上,丁毅云慢慢闭上了双眼然后舒坦地伸了个懒腰,好像要把那十几个小时火车的疲劳在计程车上就解决掉。因为回家以后,他可没那个耐心也没那个能耐忍着不去做某项高强度的体力劳动。此时,丁毅云不禁想起家里那个三个美丽而又充满激情的女人:小妹丁莉芝,调皮可爱,18岁,身高156,三围:31,23,32;姐姐丁莉雪,热情奔放,19岁,身高160,三围:35,24,36;妈妈罗秀鹃,温柔体贴,身高158,三围:37,24,37。不知道她们想我不?或者想我的肉棒更甚于想我呢!不过,家里还有两根不比我这差多少的肉棒可供使用,老爸跟弟弟可不会等我回去再开荤的。想到这,丁毅云看了看已经举旗緻敬的老二,歎了口气,管他呢,还不一样有得操!

两旁的建筑物飞快地向后跑着,汽车很快就从火车站开到了丁毅云的家门口。下了车,丁毅云深深地呼了口气,轻声地欢呼一句:「我回来了!」站在家门口的丁毅云并不急着开门,而是在想:家里面不知会是怎幺样呢?应该不会说大白天就来个大杂烩吧?轻轻地开了门,穿过花园丁毅云已经隐隐约约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靠,大白天就来了也不用注意一下形象的!丁毅云心里忿忿不平。于是,他快步上前,打开了屋子的正门。而那隐约的呻吟声再不隐约了,简直可以说是响彻云霄了。

「啊……好……好舒服……啊…………喔…喔…………对∼!爽啊∼∼!!…………好…好粗,好充实啊∼∼!!……唔……」原来丁毅云的姐姐丁莉雪正混身赤裸,双手扶在沙发上,上半身差不多趴在了沙发上,双乳被压的变了形连自然的状态都看不了,那浑圆肉厚的屁股向后翘着。在她后,丁毅云的弟弟丁毅恆正把他那粗壮的肉棒一进一出地在做着活塞运动,伴随着的是那有点混浊的呼吸声了,「我…我操……你……爽∼爽吧!」在激战中的姐弟看来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竟然连有人进来了都不知道。丁毅云摇了摇头,这个姐姐跟弟弟真是的,这事怎幺可以不等我的。

「靠,你们不是吧,大白天就开干了,注意一下影响嘛!∼」终于,激战中的双方终于看到了有人来了。丁莉雪脸马上红了一下,问了一句:「云,什幺时候回来的?」丁毅恆却大声嚷了出来:「靠,哥。你又不是没试过在大白天操!是不是在外面饿了几天,一肚子火啊。来、来,一齐来,先下下火。」

「你这弟弟,没大没小,怎幺不会尊敬一下哥哥的?」被说中痛处的丁毅云只得扔出那样一句,「要干,也得让我把行李放好嘛,已经回家了,还怕没穴操?你以为是你啊,没点忍耐力……」

「嘿嘿,不跟说了,你刚回来,你最大,你最大。」在谈话中得到了休息的丁毅恆,马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冲刺,而丁莉雪则对丁毅云笑了笑,说了句「待会姐姐再让你操。」之后就又开始迎送起丁毅恆的冲刺了。

丁毅云歎了口气,说道:「你们慢慢吧。」然后準备回房间放下行李的时候,一个苗条纤细的身影就冲了过来,张开了双臂扑向了丁毅云,「大哥,你回来了!想死我了!!」原来是丁毅云的妹妹丁莉芝,平时丁毅云跟这个妹妹相处不错,当然在那事上也是合作无间的,此时听到亲爱的大哥回来了,马上就冲出来了。丁毅云也合作地张开双臂迎着妹妹,把她抱住。「想死我了!」说着,丁莉芝就把她那薄薄的双唇伸向了丁毅云的双唇。丁毅云来者不拒,跟妹妹来一个亲吻。嗯?怎幺好像味道有点不对的。「嘿嘿……」丁莉芝笑了起来。丁毅云感到纳闷,他还看到了那调皮的妹妹的眼睛闪了几下。

「云,你……」丁毅云的老爸丁志平此时正皱紧眉头,一脸苦相。不过,丁志平也是没穿衣服,下面的的肉棒不是很硬的挺着,上面有些液体,使得肉棒看上去闪闪发光,看得出是曾受过刺激的。而看到他肉棒的尺寸就可以知道丁毅恆的大肉棒是遗传自老爸。

「怎幺了老爸,有什幺问题?」感觉到越来越不对劲的丁毅云问到。

「没什幺,只是刚才阿芝在跟你接吻之前是在帮我吮肉棒的,她一听到你回来就高兴得直奔出来找你,连口都没漱就……」说完以后,丁志平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而在沙发旁干得起劲的姐弟更是笑得趴在了地上,当然,下体还是紧紧地连在一起的。

而当事人丁毅云却马上「呸、呸」个不停,想把那气味、液体全吐出来,而他双手则报仇似的在妹妹的腋下搔个不停,他知道这妹妹可抵不住笑的。果然,丁莉芝忍不住「咯咯」地笑个不停抱着丁毅云动个不停,她那双乳还不是发育很成熟但在丁毅云的胸口那样厮磨也使得丁毅云热血上涌,而她那只有稀疏几根毛的下体更是在动的过程中给丁毅云视觉与触觉更刺激的感受,他快忍不住了。而那个调皮的妹妹却好像要跟他过不去似的,一感觉到大哥向她举旗緻敬,马上跳了下来跑回到老爸身后,还向着丁毅云做了个鬼脸。此时的丁毅云可真的有点哭声不得,只好先放好行李再慢慢想怎幺样报复了。

「妈妈在哪里啊,怎幺不见她的?」放好行李后的丁毅云发现家里好像少了一个最重要的人,问道。

「你妈在厨房做饭呢,可能刚好有些事出不来吧,不然,哪会不出来看你这个孝顺的孩子呢!」此时的丁家主人丁志平也来到大厅享受着小女儿的口交服务。

「你们怎幺可以这样的啊,只顾自己享受,让妈妈一个在里面干活,真是的。」说着,丁毅云走向了厨房。

「喂,你可别说帮忙帮倒忙啊,使你妈干活更慢,使晚上又要推迟啊∼∼」丁志平叮嘱道。

来到了厨房门口,丁毅云本来就不曾垂下的肉棒又一次怒目圆睁。丁毅云的妈妈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围裙。那丰满的双乳并没有因为养育了四个孩子而显得下垂相反却还是鼓鼓地撑了起来,在侧面看去,那半边乳房更吸引人,更要命的是随着炒菜的动作乳房更是滚个不停,使人鼻血直流。白花花的臀部,又圆又翘又多肉。背部线条清晰,只有那幺一条细细的红绳繫在后面。一片白晰只有一根红,丰乳肥臀,四十多岁的年龄由于保养得好看上只是三十来岁,面孔姣好……

「妈,辛苦你了。想死我了……」在说话的同时,丁毅云已经贴上了正在炒菜的妈妈背后,一手伸进了围裙上方,抚摸着母亲那丰满圆滚的双乳,另一手却伸向了下方轻轻地摩擦那浑圆的大脚。而那嘴巴只是问候了一句,也马上加入了实在的行动问候伫列,在母亲的颈后轻吻着。

「嗯,∼啊……」罗秀鹃舒服地轻声回应着,然后转过头来说道:「回来就好了。在外面有没有乱干?想我?说啊,怎幺想我法啊。」

「想你想想到干死你哦……」

「嗯……我也想你那,想你那根大肉棒呢!」

「想我的大肉棒?家里不是有老爸跟弟弟吗?」

「他们哪有你这幺温柔啊,只会一味的蛮干。」

「温柔?那你是不是在说我不够男人啊。」

「哪里啊∼∼你们三个我都……」就在罗秀鹃想继续开口说话的时候,丁毅云的唇就已经压了上来,塞住了母亲的口。接着,两母子开始了漫长的亲吻。「啊……」不自觉地丁毅云的双手加快了摩擦的速度,也到达了更为敏感的地方:左手食指开始逗弄着母亲的乳头,右手进入了那熟悉的阴道。罗秀鹃正是在如此挑逗下,已经开始兴奋了。

「咦,妈,怎幺这幺快感觉这幺强的了?」丁毅云把在穴里的手指拿了出来递到罗秀鹃面前,「看,妈妈,我的手指都湿了。你看,上面粘满了你的淫液呢,闪闪发光的。哟,还连成线啊,中指跟食指分开了都被它连着哦!」

「你真是的,这样笑妈妈。」罗秀鹃用她双桃花瞄了她的宝贝大儿子一眼,而她的左手已经向手伸展盖在了儿子裤子的鼓起部分,开始了旋转活动,使那早已经充血的家伙更加绷得紧紧的。

「让它出来透透气吧。」

「当然,好主意!」说着,可以拿脱裤子大赛冠军的丁毅云用三秒不到的时间就已经把长裤内裤脱个清光,露出了他强壮有力的下肢,当然还有那在丁家中最粗最长最硬的肉棒,18厘米长,12厘米粗,嘿嘿,跟接力赛用的接力棒比也不相上下。「妈,衣服都不穿,穴又那幺湿了,是不是刚才给他们操过啊?不过,他们应该还没射吧,里面没精的。」

「哼,他们?本来是两个来操我的,还要一前一后的。但雪一进门,你弟弟就冲上去把你姐姐的衣服脱了,让她趴在沙发上就开干了,你姐姐也是的,应该说刚开始干,阴道会很干很痛的啊,她却好像没感觉似的,一来就『啊』个不停,舒服得要死;而芝回来的时候你那个好爸爸就说要口射,说着就把你妹妹拖进了浴室,好像我就不可以口射似的。那我也只好来做饭啦,反正衣服已经脱了,说不定他们不知什幺时候又会来找我的,所以就直接不穿衣服,只繫个围裙,反正家里的空调大,不冷。」

「哎呀!妈,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的个性,他们是想多操点。他们是三个都要操。嘿,我也是!来,趴在灶上让我从后面先插几下。」

罗秀鹃听话地用双手扶着灶,又圆又大的屁股就这样后向翘着。丁毅云可就不客气了,把肉棒对着穴口一插,一插到底!然后,开始了那强而有力的抽插,好像要那不在的几天要补足似的。「妈的,一段时间没穴操就是不爽,妈,还是你这舒服。」

「哦……啊……舒服,我也……也∼舒服…舒服……啊!你这肉棒又长又粗又硬,顶得我的穴爽极了,哦∼!」舒服的母亲开始了前后的迎送,「叭∼叭」「扑∼哧、扑∼哧……」的声音响充满了整个厨房。

「哗!什幺味道啊∼∼妈,菜糊了!大哥,你别碍着妈妈做饭啊。我可是饿极了。」就在丁毅云双伸向前双手摸着母亲那滚圆的双乳一边操穴的时候,妹妹丁莉芝的声音冲了进来。

「哦!云,快放开我,菜真的要糊了。」罗秀鹃着急的说到。

「不用嘛,一边干一边做嘛,我的肉棒跟住你的穴就行啦。」丁毅云有点无所谓的说道。

「哥∼不要老缠着妈嘛∼∼我饿!饿极啦。」丁莉芝噘起了小嘴巴嚷道。

「哎呀!你还说,你不是吃老爸的精液了吗?怎幺了,不饱。来,来,大哥这还有!」丁毅云有点生气地从母亲体内拔了肉棒出来,走到了捣乱者的面前。

「妈,你看,大哥欺负我啊∼∼」捣乱者使出了她最善长的撒娇功。

「你这个芝真是的,刚才抢了妈妈的一根棒还不够,现在又要一根?」母亲笑着对最小的女儿说。

「没有啦,妈。是老爸叫我的嘛,又不是我去勾引他的。至于这根,我真的是饿了,妈∼∼而那菜也好像糊了我才说的嘛∼」丁莉芝的撒娇功继续开展。

「你这鼻子好像没这幺灵的吧?!老爸呢?怎幺肯放过你的?」丁毅云问到。

「没有啦,我想哥哥嘛!你一回来我就说了嘛,所以我把爸爸的肉棒送给了姐姐就来找你了!」丁莉芝一脸无辜状。

「哈,让给姐姐?是不是老爸又一时心血来潮,想搞『三文治』跟弟弟搞姐姐下面的两个穴,所以把你冷落了嘛∼」丁毅云有点戏谑说到。

「哼,才不是呢!是我知道姐姐喜欢被两个男的同时搞,为了满足她的乐趣,我才让出爸爸的呢!」此时,丁莉芝的腮已经有点气鼓鼓的样子了。

「哦,是吗?!」丁毅云一边说着一边猛然一发力,迅速捉到了妹妹把她拉到了身边,「那你现在下面是不是很痒啊?我来帮你……」

「哼,我才不用你呢……哈……哈」就在丁莉芝赌气的时候,丁毅云使出了对付妹妹的绝招:搔痒。右手手指在妹妹腋下搔个不停,丁莉芝忍不住,笑了,混身也软了,说了一句:「大哥,我濑口了……」

丁毅云俯身不想再吃亏,探头了闻了一下妹妹的樱桃小嘴确认没了异味,才补上了刚回家的那一吻。当然伴随着这一吻的,还有他那醇属的动作,一手扶着妹妹肩部,一手拉着妹妹的左大腿靠近自己的肉棒找到那穴口,一插∼

「还是挺紧的嘛,没有被老爸跟弟弟操松∼」丁毅云如是说。

「啊∼舒服……」妹妹就只发出这样的一声,然后双手就敲在了大哥那宽厚的胸口,「哪里啊!∼人家下面可是有弹性的嘛∼」

「喂,喂,你们两个,注意一下啊∼∼这里是厨房,你们的妈妈正在努力地为你们做饭的啊,你们在这里干得火热却忍心让她穴里空虚。」作为妈妈的罗秀鹃好像是不满的说到。

「妈妈,不会啊∼来,来,我再来充实你∼∼」丁毅云安慰道。

「不用啦,我是你们的妈妈啦,还跟你妹妹争?只是想告诉你们,可以开饭了!!要操穴也得吃饱了,才有更好的精力了啊!」罗秀鹃训话似的说到。

「是!」「是!」两兄妹应到,当然他们下面还是紧密地联接在一起的。

「说是了,还不去做,帮忙準备。然后叫那群『三文治』过来吃饭。」罗秀鹃发出指令。

「是!」妹妹的应到,然后不情愿地离开了那肉棒去叫爸爸、姐姐和二哥过来吃饭。

而此时,丁毅云就来到母亲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只见罗秀鹃听了脸一红,说一句:「你真是的,这样的法子也想得出来,吃饭也不放过妈妈?吃完饭,洗完澡然后再全家一起操不是更好?更爽?」

「嘿,妈妈,洗完澡之后的全体操当然是好,还是主戏呢。但在吃饭的时候,我说的那个也算是道额外的菜嘛。反正是为你而加的∼∼怎幺样?不要辜负儿子一片好意嘛∼你也会吃得开心的,我打包!有它在嘛」丁毅云请求到,同时也指了自己的大肉棒。

「好啦好啦!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片孝心?还不是让你的肉棒也要吃!谁叫我是你妈妈,谁叫我喜欢你……你的肉棒,喜欢被操!」罗秀鹃答到。

「BINGO!好啦∼谢谢妈妈!」丁毅云开心地嚷道,「老爸爸,姐姐、弟弟、妹妹开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