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银色监狱学院

  西元2053年,一颗巨大的陨石落在太平洋上,造成了前所未有的毁灭。核子寒冬覆盖了全球,对人类造成恐怖的影响。核子云覆盖了整个地表导製作物锐减,地球上的人类陷入粮食恐慌,发动了第三次世界大战。这次的世界大战蔓延了整个世界,所有国家都被捲进这场战争。都市成为废墟,乡村燃起烟火,人类由于自相残杀,数量急剧减少,弹壳洒满平原,科技成为泡影。

  西元2113年,核子寒冬终于过去,各国政府开始恢复功能,普查人口。人类的数量锐减到半数以下。这时候,人类惊觉灾难的影响并不止核子寒冬而已。过去六十年来,人类仅出生数千万名男婴,并且男女比达到1:6。专家认为照这个速度,人类不出四十年就会灭亡。

  学者开始拼命研究这些男婴的共通点,发现了一项惊人的事实,这项事实让学界震惊,为了证实他们的疑虑,他们开始进行人体实验,三年内成功催生了二百多名男婴。这些学者公布了他们的研究结果,却在公布的当下被捕。由于实验结果太过骇人听闻,各国政府均不愿面对这个现实,并且避免他们公布的实验结果造成治安的影响。

  加强执法的情况下,造成男婴的出生率又再度锐减,于是联合国不得不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

  西元2126年,联合国高峰会由女性独自表决,终于通过了人类存续特别法案。这项法案的内容保密,但是却被送到了位于深山中的华尔伯格女子学院。

  闻名遐迩的贵族学校华尔伯格女子学院,以严格的校规闻名。这是一座拥有一万五千名学生的学院,教导一年级到博士班的课程,光老师就达到一千名。这是一座美侖美奂的城堡,以大理石砌成,坐落在悬崖上的银叶林中,由于城墙高达五十公尺,素有银色监狱的恶名。这座幽静且高耸的城堡,即将在这一天引起巨变。

  钟声响起,下课了。

 「那今天就上课到这里。」

 「老师,要不要一起去我房间聊天啊?」

  林俪人甩着乌黑的长髮,棕色的双瞳诱惑般地盯着我。她故意在我面前解开一个扣子,讪笑着。

 「对不起,我还有别的事。」我连忙堆起僵硬的微笑回绝。

 「呵,胆小鬼!走啦走啦~」金色柔髮的菲尔丝挽着他的手,二个人离开了,换来全班的哄笑。

  他们是七年级生,是处女,但不是善男信女。她们也许会把初夜献给你,但下一秒就会告得你身败名裂。这些小恶魔的伎俩重施过很多次,大多是有性经验的学生怂恿男性老师触犯禁忌,在她们满足后马上告发他们。这所学校的学生许多家长是各国的高官子女,那些家长可见不得奸淫幼女的老师活在世界上,以前受不了诱惑的老师们几乎都在关进联邦监狱的半年内死于非命。这些新生也会有样学样,他们享受的不是性慾,是玩弄别人命运的权威感。

 『戴昆老师,村上老师,陈老师,威廉老师,法兰老师,请到院长室。戴昆老师,村上老师,陈老师,威廉老师,法兰老师,请到院长室。』

  发生什幺事了?被点名的几乎都是男老师啊!我听到广播,往院长室走去。

校规零 特别法案即日生效

 「开什幺玩笑!我不会承认这项法案跟这个计划!」校长室外,站着好几队女性国际警察。国际警察在这里出没是家常便饭,但这些女警多达数百人,我也没多细想。推开院长室门,我一开门就听到院长咆哮。

 「亚丽莎修女,我想看惯联合国公文的你一定能分辨的,这是真正的联合国法令。基于联合国的特别法案,你们国家已经完成修法,并且完成了这项计划。我想,这不是你个人能够阻止的。」一位长髮窈窕的女子,穿着黑色西装背对我,正在说服亚丽莎修女。我关上门,她突然转过身来。她的睫毛卷翘,红唇皓齿,有着美丽的东欧人面孔,是一个年约二十的美人。

  我看向其他人,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加上训导主任、克尔斯老师等一百三十几人,把硕大的校长室挤得水泄不通,全校的男老师都在这里了。

 「都到了?那好。我们早就已经知道您不会同意,所以您的任免书已经申请好了。修女,您该退休了。」

  美女身旁一左一右二个女国际警察走上前,把修女的任免书展示在她面前。之后,右边那位女性就上前,作势要押走修女。修女叹了口气,只好跟着警察走了。「上帝会惩罚你的。」临走,修女含着泪说道。

 「我已经被下令要成为受惩罚的人了。」女孩回头看着修女,脸上竟然露出一丝哀戚。「谢谢您用心栽培我,修女。这是我至少能够为您做的。」

  亚丽莎突然意会到女孩话中的意义,脸上从悲愤转为不捨。「上帝啊….」

  我们面面相觑,没人知道发生什幺事情。

 「各位老师,我是新任院长克蕾儿・布莱,这是委任状。」克蕾儿转过身来,展示她手上的文件。她将文件挂在后面的墙上,取代了亚丽莎修女的委任状。她将桌上的一张白纸撕成一张张,在其中一张画了线。

 「你们好。这里有一百三十一张籤,我想请你们抽一下。」

  良久,她转过身来,把一个大盘子递给我们。

  我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训导主任威尔逊先生首先打破僵局,接过大盘子抽了一张籤。离她最近的克尔斯先生随后也抽了一张,之后每个人依序抽了一张。轮到我的时候,我也上前抽了一张纸籤。我回到原位打开一看,纸上明显画着一条线。

 「请问你叫什幺名字?」院长问。

 「陈沁徽。」我回答。

 「陈老师,这是联合国任命状,请签名。至于你们,」我接过任命状,是国家任命的特别执照。国际警察开门,门外走进数十名警察,把其他老师团团围住。克雷儿突然拿出手枪,把训导主任射杀了。其他警察也拿出机关枪扫射。这是屠杀,只有惨叫,却没有枪声。没多久,惨叫声停了,墙上满是弹孔。其他老师终于躺下后,警察开门叫唤门外的所有人进来,关上后开始在每个人脑袋都补一枪。

  噗!噗!噗!

  每一枪都像是恶魔的号角,把我推向恐惧的深渊。

 「联合国特别法案是一个人体实验法案,内容包括特定区域内性侵的除罪化,也就是说,在有限条件下这个学院内性侵行为是不犯罪的。这是你们国家特别为你们订立的性侵除罪特别法,与性侵伤害防治法案,内容包括强制执行由一年级到大学毕业间的性侵活动,以及防止被性侵后的创伤后症候群造成的性依存症的生育促进计划相关的法案。特别法案即日生效。陈先生,你已经签下了任命书,这个计划将由你主导。」

  克蕾儿脱下衬衫纽扣,雪白的丰胸弹了出来。「您已经被任命可制定本校所有校规,规定从院长到学生们,招生到毕业的所有细节。他们是校警,将按规定强制学生与老师必须执行校规,否则将与这些老师一样下场,或者由你决定他们的下场。」

  平日一起教导学生,互相勉励的导师们躺在地上,红色鲜血还在汨汨地流,脑袋被穿洞后的老师被拖到窗口,警察把他们一个个扔到万丈悬崖下。袒胸美女跪在一旁,宣告国家命令我性侵从国小到大学,一万五千多名老师跟女孩。

  一瞬间,我想杀了她们。但是杀人是犯罪。我看着他们犯罪,看着训导主任眼睛瞪大,被丢到窗外,落到一千多公尺深的山谷里。

 『我是克蕾儿・布莱,从现在开始是妳们的校长。我想你们应该听过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就在去年被刻在华尔伯格碑上,作为年度最杰出毕业生。现在,我要宣布,从现在开始,妳们这座学校的每一个成员,包括我与旁边看到的警察们,都将参与一个为了拯救人类免于毁灭的计划。』

  司令台上,克蕾儿正在发表演说。一万个学生与老师群聚在城堡中庭,聆听校长致辞。由于大型聚会非常麻烦,要让一万五千人,小学到大学生通通聚集安静地听演讲是一件连想像都觉得痛苦的事,比起权威,亚丽莎修女更在意学生的发展,因此我在来到这个学校教书的二年间,还没有看过全体集合的画面。

 「嗯,哈….嗯….嗯哼….」

  校长室内,二个裸女在沙发上互相搓揉对方敏感的部位并兴奋地发出声音。我坐在椅子上看着他们的表演。今天,我们要为大家上第一堂法律课。这是跟克蕾儿争论无数次后,最后达到的共识。

  为了让我可以完成目的,克蕾儿命令这二个警察表演活春宫,让我保持兴奋。

  但我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这样根本就不正常!

  这二个女子生涩地抚摸对方,明显看出性经验并不丰富。近年来,每年男婴生育率不到一百万,但是却有六百多万的女婴出生。每个男孩大多跟我一样是在乡下长大的,而这些城市女孩在成长过程中几乎没有看过男孩,更遑论性经验了。她们生涩地表演活春宫,一面听着外面的演讲。我看着桌上的枪,如果我没有按照计划,她们就会杀了我,另外申请一群男老师,故技重施。这就是计划的一部分。

 『….现在妳们必须要有一个认知,当妳们违反陈老师的意志时,基于特别法案赋予的权利,我们所採取的所有措施都是合法的。』

  就是现在!我站起来,打开校长室门,往广场走去。

 『从今天开始,妳们的通讯装置将被没收,行动将被限制,逃走的人将被处以你们想像不到的刑罚。我承诺,当妳们从这里毕业时,妳们的生活将获得保障,可以过更好的生活。』

  我走向人群,随机拉住外围一位女孩的手。我瞄了一眼,我不认识她,但我知道,这一拽就决定了她的命运。

 「你干什幺?!」女孩惊恐地大喊,我用力地把她往司令台的方向拖拉。全校的人看傻了,我就这样把一个无辜的学生拖上台。

 『现在,我们欢迎陈老师跟第一个示範者!』

 「不要,住手!!啊~~!!救命~~~!!你….走开!!」

  少女激烈地尖叫与挣扎,二位警察上前抬起她的脚,把她拖上司令台。我开始撕她的制服,少女激烈地拼死抵抗,力气大到让人险抓不住。我用力地一拉,她衬衫上面的纽扣应声崩裂,雪白的皮肤晒在阳光底下。她不是非常美,脸上长着雀斑,大约十五岁,纤细的身体下肌肉隐隐可见,可见平常有在运动。

 「你知道你在做什幺吗!!我要告你,告死你!!走开!!」

  啪!一记巴掌热辣辣的打在脸上,我被打得后退了一步。少女转身对準我的大腿中间用力一踏,痛得我跪下来。少女马上站起来对準女警的下巴肘击,另一个女警被击倒。

 『同学激烈地抵抗!这位同学,这是最后的警告!如果妳再不好好示範,我们将执行恐怖的惩罚!』

 「妳敢!我要叫我爸把妳抓进联邦监狱,让妳被那些强姦犯活活搞死!」少女对着克蕾儿大吼,我抬头看她,突然眼前金星一闪,下巴中了一脚。腹部剧痛,她用力地朝我的腹部踢了一下。

 「死变态,去死!」

  少女又要上前踢我,突然被警察制止。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个警察抬出一个,只有恐怖小说才会出现的东西。这是人型大的蛹状铁器,可打开成二半,里面通常布满铁针,只要把人关进去阖上,全身就会被铁针刺穿,几分钟内全身的血就会流乾。

  铁处女。她们打算用铁处女把这个女孩当众处死。

  嘶!

  少女的双手被绑上束带,接下来是双脚。她并不知道眼前的东西是什幺,只以为那是把她关起来的道具,没多久就会放出来。

 「妳们要干什幺!别以为我会放过妳….啊!」

  看到铁处女的内侧,少女惊呆了。蛹状铁器的内部充满了铁针,里面根本没有让人藏身的地方。如果被关在里面,少女想到自己的下场,声音颤抖了起来。

 「….我错了,不要,求求妳!拜託,放开我,我不告了,我不要了!!」

  只不过是保护自己的身体就要被处死,这实在太变态了!住手!我挣扎地想要站起来阻止这一切,却从后面看到少女的身影消失在铁处女的另一边。

  从我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铁处女的背后,透过铁处女,我看到一万五千人眼睁睁看着少女被绑在铁处女上,活生生地被慢慢阖上,铁针开始刺穿少女的身体,群众露出各种不同的惊诧表情。

  住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铁处女完全关上后,少女的声音嘎然而止。这个铁处女是特製的,里面的人被放血后血会顺着铁针流向表面的孔洞,把铜色的铁蛹染成红色的恐怖模样。鲜血一滴滴流下,把讲台前端染成鲜红色。

 「呀啊啊啊啊啊!!」

  台下的群众开始恐慌,这时候围住她们的警察对天鸣枪,使用警棍打击窜逃的学生,把她们赶回中间的广场。良久,骚动被镇压了,孩子们脚软地坐在地上,铁处女在眼前不断滴血,恐惧紧紧地笼罩这群无辜的孩子。我已经恢复了行动,又再次走到台下。

 「啊!」

  我在人群中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身体不由自主地走向她。当我的手伸向她的手腕时,她手足无措地看着我的手靠近,她想躲,但是却不敢躲,怕成为第二个千疮百孔的人肉块。当我抓住菲尔丝颤抖的小手时,她的眼泪溃堤了。我拉着她往讲台上走,她已经哭成了泪人儿,金黄色的头髮随着她的哽咽飘动,浑身上下散发着小动物般的柔顺。

  二个警察把铁处女打开,血肉模糊的肉块就掉在地上,引起一阵尖叫。

  我开始动手脱菲尔丝的衣服,她恐惧着,颤抖着,任我将她的衣服一件件剥落。当她被我剥光的时候,二旁的警察驾住她的双手,让她毫无遮掩地站在众人视线焦急的阳光下。她是赤裸地,而且要在全校师生面前遭受侵犯。

  她们是无辜的,但我们谁是有罪的呢?

  到底是制定法律的人,还是制定计划的人,还是执行计划的我们,还是奉命执行任务的警察?还是,我们应该怪罪那颗不该掉下来的陨石,还是没预测到陨石掉落路线的科学家?这里是集中营,我们成了纳粹,进行人体实验却是为了人类的存续….

  这件事根本不合理….

  但是遵守法律不就是国民应尽的义务吗?

  我想保护她们,至少,我希望能尽可能保护她们的生命。

 「活下去。」

  当我从后面舔向她的脖子的时候,感受到一阵颤抖。

 「嗯?」她连疑问声音都传达着恐惧。

 「妳要活下去。」我在她耳边说道。

  菲尔丝突然像断线的人偶,赤裸地任我抱住屁股。我一手抓着她的屁股,一手抓着阴茎,对準她的位置,腰部沉了下去。

  菲尔丝哭泣着,在众人面前受到我的侵犯,默不作声,只是哭泣着。在这个冰冷又温暖的私处内,我拼命地抽插着。我想赶快结束这场噩梦,但缺乏的情调让我们的低俗成人片一直到不了终点。我侵犯着她,看着旁边的铁处女,腰下不自觉加速了。

 「嗯,嗯啊啊啊啊啊~~」

  菲尔丝开始发出像哀嚎又像呻吟的声音,这是我第二次听到类似的声音。突然一阵麻痒集中在龟头,我把大量的精液射在她体内。

 「啊呀!」

  这时,抓住她的警察赶紧将针筒刺进她的手里,抽取了满满一针的鲜血。当针筒离开菲尔丝的手臂时,她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校规一 被侵犯或者是被杀

  私立华尔伯格女子学院,建立在一座名为艾尔登堡的城堡上。

  这座城堡占地六千亩,建筑在峭壁上。一开始只有座落在其上的了望塔,随着历代堡主数百年来的增筑,逐渐变成雄伟的建筑。整个城堡的围墙将其下的城镇稳稳围住,成为一座可容纳五千人的巨大城堡。整个城堡与城镇区对外的通道只有城门口的吊桥一处而已。由于建筑在峭壁上,当吊桥收起时,城堡四周都是高耸的峭壁,也因此居高临下的势态,使得城堡成为屹立不摇的百年要塞。

  一次、二次、三次世界大战时,艾尔登堡由于远离战区而未受波及。当三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作为少数未受到战机轰炸的城堡而留存了下来。华尔伯格公爵即是在战后买下这座城堡,并将峭壁挖空建筑了空中居住地,将城堡的居住区大幅扩张到可容纳四万五千人。城堡地下有丰沛水源,设置了地下牧场、农场,地表区有林场,是个自给自足的巨大豪华城堡。华尔伯格公爵本来要将此地规划为经济城镇,无奈人口锐减,最后华尔伯格公爵决定将这座城堡设置为学校,把国小、国中、高中、大学、研究所都规划进来,成为贵族们心神嚮往的高级校区。公爵死后膝下无子,他的财产于是全数捐献给学校,以政府管理基金会的形式运作。华尔伯格学园一开始并非女子学校,只是因为男孩渐渐难以招生,索性转型成女子学校罢了。

  只要大门不开,没有人能离开城堡周围数千尺的峭壁。正是如此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才让华尔伯格学园成为这次计划的最佳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