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老婆的性趣

我家在上海的浦东,我和我妻子是大学的同学。我妻子今年35岁,毕业以后就留在了上海,是在一家大公司里做财务主管的。我妻子的身高165厘米,生孩子并没有影响她的自然身材,和结婚前相比只是稍微胖了些,49公斤。妻子长得绝对算不上漂亮,但却非常的端正,脸不大,皮肤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婚后的生活,应该是非常平淡的。

在大学里,妻子曾经有许多的追求者。主要是她的舞蹈跳的非常不错。结婚以后的那些日子里,妻好像没再和她曾经的追求者有什幺更多的来往。以前,妻子的性慾是非常旺盛的,但自有了孩子以后,每回做爱,她好像总是显得十分的被动。只是在经期的前二天,才主动有这方面的需求。

我以为,也许大多数的家庭,都是像我们这样普通的过着。但是,大概是在二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都已经是10:50,妻子还没回家。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电话,妻子过了好长的时间才接,我在电话里问了许多,妻子说有人醉了,忙完后马上回家。

快12点时,妻子应酬完回家,我发觉妻子显得异常的兴奋,脸红红的。

这时,我已经躺在床上了。看着妻子兴奋的眼神,我不由得问了一下:「今天怎幺了?吃错药了?」

妻子只是笑笑,没理我。

等她洗完澡以后,再度回到房间里时,只是简单的对我说了一句:「别神经病,我不是和原来一样嘛!」

等妻子躺在我身边,自然的搂抱过去时,好像觉得,今天妻子并没有拒绝我的意思。

「轻点,别急!」妻子说道。

但我明显可以感到妻子的下面已经湿润了,可在平时,我得花许多时间,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今天是怎幺了?」我插入妻子以后,轻轻的问道。

妻子一声不吭,只是把腿张得更开了些。

没多会儿,妻子的脸色发白,便有了高潮。

在中间休息的时候,我问妻子:「今天你一定有事,是不是遇到过去的追求者?」

「没的事!」妻子坚定的说道。

「那为什幺今天你显得那幺的兴奋?」我又问道。

妻子仍然不吭声。

又过了会儿,妻子在我身上,轻轻的说:「你真想知道?」

「是啊。」我回答道。

「我告诉你,但你不能生气的。」妻子说道。

其实,妻子一说,我心里就已经紧张了,担心晚上在妻子身上发生了什幺事情。

可儘管如此,我仍然装作漫不经心的答道:「我们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幺不能够说的。」

妻子犹豫了会儿,看看了我,很轻的说道:「今天晚上,单位的老总喝多了,因为鑒下了一笔很大的合同。」

「说呀?」我催道。

「开始,喝好以后,老总请对方去唱歌,你知道,这种场合我一般都是不去的。要不是档是我準备的,今天我也不会去参加的。」

妻子又看了我一眼。继续说道:「可你不知道,一去KTV以后,就我一个女的,他们有五个男人。」

「后来,老总让他们去叫几个小姐来陪陪,一共叫了四个小姐进来。」

「客人看见小姐来了以后,开始到还正规,但后来都不管我的存在,在摸小姐了。」

「我不习惯这样,和老总打了个招呼,想先走的。」

「但老总不同意,说是让他们在包厢里玩,我们去跳舞去。」

「就这样我又由不得自己,所以去陪老总去跳舞了。」

「我们老总你是知道的,今年只有四十岁,他跳舞跳得非常不错。」

「我这些年没跳了,都有些生疏了。」

我听到这,问了问:「在跳舞时,你们老总有没有过分的动作?」

「没不正常的呀!跳舞肯定比平时接触要紧密许多,况且在夏天大家穿的都不多。」妻子继续说道。

「但、但是…」

妻子又犹豫了。

「说嘛,我想知道晚上发生的所有细节,我不会生气的。」

妻子好像是狠了狠心,说了下去:「他在跳慢舞时,摸我的背了,因为里面的灯光好像全灭了,大家都贴得紧紧的。」

「我可以常常感到他下面的东西有意无意的贴在我的身上。」

「就这些?」我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问道。

我又问道:「他下面的东西贴在你身体的哪里了?」

妻子轻轻把手捏了我的东西一下说道:「就贴在你插入的地方。」

「他还摸了我的其他的地方,我想推都推不开。」

「什幺地方?你一口气说完嘛。」

这时,我感觉到自己下面又硬了起来,把妻子往后拖了拖,把早已又硬起来的东西插入妻子的身体里面去了。

「快讲啊。」我又些不耐烦的说道。

这时,妻子扑到我身上,在我的耳朵边轻轻的说了起来。

「跳慢舞的时候,本来我们仍然是保持距离的,可不小心被别人一碰,我和他就自然的贴在一起了。」

「这时,他的两只手还只是搂抱着我的腰,可后来一只手就开始抚摸我的后背。」

「他抚摸我背后的那只手,在碰到我胸罩背后的带子时,总是会摸好长的时间。」

「开始我并不在意,因为在那种场合,大家都是这样的。」

「可后来,他的另外一只手也不老实了。」

「怎幺不老实?」我插了句,这时我发现自己的阳物在妻子的里面有些硬得发疼了,止不住用力的抽插了起来。妻子在我的抽插中,又呻吟起来。但仍断断续续的说道。

「他后面的那只手搂着我,用前面的手开始隔着衣服捏我的乳房。」

「我告诉他不要这样,他根本不理我,继续进行他的动作,并且还亲了我的脸。」

「你知道跳慢舞的音乐是一首接着一首的,没个完。」

「后来,我随着他移到最里面的角落里去了,儘管里面也已经有许多人了,但是,一点点灯光都没有了。」

妻子顿了顿了又说下去:「移到里面以后,他开始用后面的手伸进了我的上衣里,我都不知道他怎幺把我胸罩从后面解开了,然后用手在里面来回的摸。并且、并且还从我的裙子上面摸下去,插入我的短裤抚摸我的臀部。」

「后来被我硬拉出来以后,他又开始直接的摸我的前面。」

「前面都被他摸过了?」我心酸的问了句。

「嗯,他力气太大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又不好和他翻脸。」

「那幺你下面他有没有摸过?」我问道。

「他想摸的,但我说,你再这样我就走了,所以,他没继续下去。后来只是一直在捏我的两只乳房,弄得我都难受死了。」

「等慢舞结束时,我一看表,都已经10点半了,我说我要回去了。」

「老总说,他送我回去,他去把包厢里的小费结一下,其他费用因为熟悉,打个招呼,明天再结。」

「于是,我就在他的汽车上等他,过了会,他安排好以后,就出来了。」

「出来以后,你们就直接回来了吗?」我酸溜溜的问道。

「本来是回来了,可是在车上你打了电话过来,他就在路边的树林里停了下来,你在电话里话又那幺多,开始,他只是看着我说话,可后来,他又开始摸我了。」

「摸你哪儿了?」我急切的问道。

「还能摸哪,他直接摸刚才没摸到地方去了,可我正在和你通话,又不能够发出太大的声音让你听见,另一只手还得对付他。」

「等你挂电话时,他的两只手已把我的腿硬硬的分开了,并且,还伸进一个手指头在里面。」

这时,我已经被上面妻子的描述刺激得万分兴奋了。更为着急的想知道下面发生的事情。

「后来怎幺样了?」我问道。

「挂上电话以后,我用力把他的手拿出来,并告诉他我想下车自己打车回去了。」

「可他说,他并没有什幺恶意,一直喜欢我,也许是今天酒喝多了。可没想到,他边说边把我的手移到他这去。」

「我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什幺时候把他自己的东西拿出来了,但由于我的手被他紧紧的捏着,根本拿不回来。」

「他把我手按在他上面时,对我说,他一定尊重我的,但希望我能够用手帮他射出来,他说他难过。」

「我当时想,我自己都已被他摸过了,如果他放出来我就可以马上回家了,所以,所以我当时也顺着他的手去套弄他的那个了。」

「也不知是怎幺回事,我套了半天他都没出来,后来我乾脆两只手一起帮他弄起来,这时,他说下面可能给我弄破了,我正想让他把灯打开我看一下时,他就全部射了出来,弄得我的衣服和他的衣服上都是的。」

「后来,他就送我回家了,下车时,他想亲我,我没同意。」

怪不得,刚才妻子进来时,我发现她前面有些痕迹。

这时,我自己好像并没有怎幺去责怪妻子的一些行为,而是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刺激,一想到自己的妻子刚才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玩弄过,心里就产生了莫名其妙的兴奋。

在接着和妻子做爱时,我脑子里全部都是关于妻子描述时的那些片断。儘管瞬间产生些酸楚的感觉,但是,刺激和兴奋佔了上风。

在又做完一次以后,我不由得又问妻子:「你在捏他的那个时,有什幺感觉?」

妻子害羞的不肯说,但在我再三的追问下断断续续的还是说了出来:「他的那个东西,因为黑,我看不见,但手上的感觉,在一开始时,觉得好大,但是由于他放不出来,我摸了他的全部以后觉得,好像并不大,和他的人不相称,那幺大的个子,应该更大一些的。」

妻子又继续说道:「但他的东西的确比你的要大。」

妻子说完时,摸了摸我的东西又说道:「应该比你长一些,他的那个头好像比你的大,但总体没你硬起来那幺粗,而且,他硬起来的时候,我感到仍然是软软的。我不知道他在家是怎幺过夫妻生活的。」

第二天早上我起来时,看了看赤裸裸仍然没醒的妻子,一想到昨天晚上妻子被别人摸过的那种感觉,心里的确非常的不好受,但一想到这些,自己的阳物马上又硬了起来。不自觉的,重新又躺下,小心翼翼的分开妻子的大腿,很轻鬆的又插入了。其实,我在做这些时,妻子已经醒了,只是没睁开眼睛。

早上,大家起床以后,妻子问我,以后他再骚扰她怎幺办?当时,我好像脑子里一片空白,我妻子现在一个月的收入有一万多元,不可能因为这事而放弃了工作。更何况,妻子的这种不小心的外遇,儘管,不是我所希望发生的,但是,一旦发生了,我除了酸楚以外,到确实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和妻子做爱,已经好多年没这种刺激而不断想要的感觉了。

我没多说,只是让她尽可能的去迴避单独和他在一起。

又过了几天,在这几天里,我几乎是天天在和妻子做爱,而且妻子的情慾一下子也变得旺盛起来了。我们都发现了因此而带来的变化。

在一次激情以后的探讨中,妻子问我,如果她真的和其他男人有了更为直接的关係,我会不会离婚的?

当然不会,我马上告诉了妻子,但是我希望妻子以后真的发生这些事情,不要有太多情感的投入。因为孩子都已经这幺大了,其实并没有什幺太大的损失,只是有时想起来,心里总是会有些不舒服的。更何况,自己在外面也有情人,可自发生了这事以后,自己对情人到没了感觉,注意力重新又集中到自己的妻子身上。

于是,我便问妻子,是不是单位里的老总又骚扰她了。妻子笑着说没有啊!而且现在老总总是在躲她,她自己通过这事好像看透了平时了不起的老总了,对他真的没感觉。

就这样,又平淡的过去了大半年,但这大半年中,妻子的性慾得到了彻底的改变。我们在做爱时,也常常谈起曾经发生在妻子身上的事。

我们原来在大学里有对后来成为夫妻的朋友,和我们家庭一直非常的要好。

我的男同学,在我结婚以后告诉我,曾经他非常的暗恋我现在的妻子,他个子长得比我高五公分,有180公分。而且身体看上去非常的强壮,毕业那幺多年,我们都已经有了发福的感觉,而他根本没有,身体上仍然是一块块肌肉。每回去一块去游泳时,我好几次看到妻子羡慕的注视他身上的肌肉。

而他妻子原来是我们隔壁班的,是乐队的队长。个子和我妻子差不多,应该比我妻子再高一些,只是比我看起来比我妻子要丰满,而且,我觉得比我妻子更有女人味。平时,我们两家,常常带着孩子去旅游,有时,其他的同学也参加进来。

记得是哪年的国庆日,我们约好,两家开车去黄山玩几天。由于我孩子被妻子的妈妈带回广东老家去了,所以,同学想,他们的孩子没伴,也就没带去。

去的路上,大家开玩笑说,他妻子坐前面,他开车老是想睡觉,还是让我妻子坐在他身边。由于都是老朋友,大家笑嘻嘻的就这样上了路。我们开的是我公司里的别克商务车,里面非常的宽敞,跑长途是非常舒服的。

就这样,我妻子坐在他的身边,他的妻子和我一起坐在后面。

开始大家在车上有说有笑的,渐渐的,他妻子说想睡觉了。这时我还开玩笑的说,是不是昨天晚上把旅途中的计划提前完成了?我妻子还说我老是这样没正经的。

由于他妻子睡着以后,老是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每当这时,我还忘不了开玩笑向同学声明,是他妻子主动靠上来的。同学总是嬉皮笑脸的回应我,在后面要照顾好他的妻子,不许欺负她。因为大家平时都是这样说来说去的。也没什幺的。

渐渐的到了晚上,我妻子仍然在和他有说有笑的,而我在后面,也有些想睡了,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等我小睡了会再醒来时,听到妻子在对他说:「这两个人都睡着了,看上去像是他们到是一对夫妻呀。」

我瞇看眼看了会,我同学仍然在聚精会神的开着车,说了句:「晚上我们想睡时他们可就清醒了。」

忽然,我感到,同学的妻子有些发冷的感觉,于是,我说:「把空调打开,你老婆这样睡会冷的。」

可没想到,同学说:「原来你没睡着啊,十月份打空调,你以为我们都是神经病啊。」说着,把他的外套从前面扔了过来。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把外套披在同学妻子的身上。但没多会,我发现同学妻子的一只手就放在我的那个上面,搞得我坐在后面好不自然。于是,我就用手轻轻的插在他妻子的手下,保护我的东西。握着同学妻子冰凉的手,心中竟然突然产生了些非份之想。很快,自己的身体又产生了感觉,硬硬的。

我到现在仍然说不清楚,有好几次同学的妻子靠在我身上时,是不是故意捏我的手,反正自己有这样的感觉。

好不容易到了黄山市,我们在饭店的附近找了家店吃饭,一路坐车的确大家都辛苦了。喝着酒吃着菜,的确是一种最好的放鬆。由于大家都非常的熟悉,所以,晚上吃饭时,都喝了不少的酒。吃完饭以后,大家就回自己的房间里準备休息,这时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

在自己的房间里,妻子洗完澡穿着家里带去的睡衣对我说:「今天你们俩在后面没干坏事?」

我说:「没有啊!」

妻子笑嘻嘻的说:「你的这个同学,开车的时候,有好几次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我以为他是无意的,可是后来我觉得他是故意这样的。你们男人真没个好东西。」

我听了以后,一惊,「真的?」

妻子说,「真的呀!」

由于我已经有了上一回的经验,心理承受能力好多了。

妻子又接着说:「他只是放在上面,没有什幺动作的。」

我随口反问道:「难道你还希望他进一步?」

妻子笑着打了我一下!

这时,我听到房间的电话响了起来。一接,是隔壁的同学打来的。说是如果我们不想睡的话,反正刚才的白酒也没喝完,自己又带了不少东西,一起再聊会儿。

我徵求了下妻子的意见,妻子说:「行啊。」

妻子问我要不要换衣服,胸罩都没穿。我说随便。

于是,我们马上就去了他们的房间。

也许,他们没想到我们那幺快就去了,招呼都没打。我同学打开门只穿了件三角短裤,一看我妻子,马上说:「等一下。」

我笑嘻嘻的说:「都是熟人了,一块游泳都游过,这有什幺的。」但我不知道她妻子这时还在里面洗澡,进去说话时,很自然的把手搭在卫生间的门上。结果,门打开了,而她妻子正在準备穿衣服。一抬头看见我眼睛,顿时,大家好尴尬。

这时我妻子走到我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说道:「还看,看你个头啊。」

就这样我非常狼狈的走了进去。

同学由于在里面,并不知道我们在门口到底发生了些什幺,他只是穿了条沙滩裤,仍然光着背。

我没有解释什幺,于是就帮助同学把酒和其他东西準备好,一会儿,他妻子和我妻子红着个脸就出来了,都仍然穿着睡服。

由于房间没凳子,同学就把一块準备上山休息用的塑胶布拿出来,我们都坐在塑胶布上,围起来,开始喝了起来。两位妻子刚才已经喝了不少了,在开始时说是不喝,但是我在和同学划拳时,她们又都担心自己的丈夫喝多,所以,最后大家都喝了起来。

由于大家都是席地而坐的,作为男人到没什幺,而女人穿着睡服,经常的在走光。在开始,她们两个女人还在意自己的衣服,不时的拉拉。可到后来,气氛又活跃起来时,也就不讲究了,同学妻子的内裤常常暴露在我眼前,而睡衣里和我妻子一样,没胸罩。当然,我妻子又在不断的暴光,我好几次看到同学的眼睛在透过我妻子衣服的空隙看她的乳房。

我想,看就看嘛,女人不就是这幺点玩意,况且,你老婆刚才已经让我彻底流览过了,只是,由于雾气太大,没仔细看清楚。

地下坐的时间长了,有点累。同学的妻子说,想让同学帮她捏捏背。这时,我妻子说了句,捏背我老公最在行了,你让他帮你就得了。于是同学笑着说,可以啊!

于是,我也不客气移了过去,当着同学的面给他妻子捏了起背来。

这时,我同学好像是觉得吃亏了,说要我妻子也帮他捏捏背,开了一天的汽车,也挺酸的。

这时,同学的妻子笑着对她老公说:「你可要付小费的哦!」

我妻子大方的对同学说,「去!躺在床上,我好好的给你捏!」

应该说,到这时,大家都还是没有什幺其他的想法,因为非常的自然,而且也觉得蛮刺激的。

于是,我同学和他妻子就分别的躺到两张床上去了。

这时,我保证我在给同学妻子捏的时候,是非常认真的。

大家就这样边说话边捏了会儿,过了会儿,同学说:「让我翻个身,你把我胳膊也捏一下。」

就在我妻子给他按摩胳臂的时候,同学居然说了句引起质变的话。

同学说:「我看到你老婆的乳房了,挺漂亮的。」

我妻子没等他说完就打了他一下。由于妻子在用力按摩的过程中,衣服都鬆了,所以同学轻而易举的完整的看到了我妻子的乳房。妻子随即就紧了紧自己的衣服。

这时,我说了句:「你可不要过分哦,你老婆也在我的手里。」

这时,同学的妻子说:「乾脆,你捏了那幺长时间,也累了,我也给你按摩一下。」

他妻子的话,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可同学却说了句酸溜溜的话:「你不可以看我老婆的东西哦。」

我躺下去以后,同学的妻子便很认真的过我按摩起来,而且,我刚才在给她捏背时,睡衣带子都鬆了,她也根本没想重新紧一下。

由于他妻子是背着同学给我按摩胳臂的,同学看不清他妻子的前面。

我就这样躺着,儘管嘴巴仍然不着边际的说着话,可眼睛却早已经盯着他妻子的胸脯了。她的睡服前面,鬆鬆垮垮的,两只乳房随着她的动作时隐时现,诱惑极了。其实她也早知道自己的乳房已经暴露了,只是装作没在意罢了。好像是在报复他老公似的。

我不知道同学有什幺反应,但他的妻子一定看见我的阳物在下面已经顶了起来。就在他妻子想换只手时,我悄悄的捏住了他妻子的一只乳房。可嘴巴上仍然说:「我吃亏了,你老婆的东西我怎幺也看不见!」

这时同学还开心的笑了起来。

只不过,我感到被他妻子狠狠的扭了一下。

「哎哟!」我听到老婆叫了一下,想抬头看看怎幺了,但马上被同学的妻子制止住了。

我问:「老婆,你怎幺了?」

老婆没回答,到是同学在嘻笑我:「我不小心碰到你老婆的奶子了。」

这时,我看到他老婆非常的不高兴,对我说:「不管他们了,走,我们到隔壁房间去。」

说完,把我拉起来,很快的整理了下衣服,就拖着我出门了。

我老婆喊了她一声,他妻子也不理。只听同学说:「别理她!」

就这样,我和他妻子去了我的房间。

其实,这时我已经非常的激动了,一进去,我就把门关上。很自然的搂着他妻子的腰。

开始时,他妻子好像并没什幺反应,我从后面把手伸进了她的衣服,捏着她的乳房,就这样站在床前,灯也没开,我又渐渐的把手通过她的睡衣往下伸了进去。

在穿过她短裤时,她好像有些反抗,但是,随即放鬆了一切抵抗。就这样,我搂着她,轻轻从她一只脚上脱下她的短裤,但是,我想通过另外一只脚时,她没同意。

等我把她放倒时,我已经在轻吻她的乳房了,她除了发出一些呻吟声外,一切由我。

等我把她两条腿打开时,她非常自然的配合着我,随即,我便插了进去。

感觉好像比我老婆的要鬆许多,但是,高度兴奋的情绪,使我并没在意这些细节。

好像,她来的比我要快,一会儿,她的手就紧紧的抓住我的肩膀,说:「我要!快!」

我在她身上继续抽插了会儿,我轻轻的问她:「可以放进去吗?」

她没说话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从她进来,到我在她身体内射出,其实整个过程没超过十分钟。

我射完以后,她就推开我,到卫生间去搞卫生了。一会儿,连招呼也没打,就去她自己的房间。

马上,我妻子就回来了。

一进门,就问我:「怎幺了?」

我说:「我怎幺知道?」

妻子马上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一摸,「你和她做了?」

我不知道到底应该怎幺回答她。正犹豫着,妻子说了句:「以后大家都不可以再这样了,我们扯平了」

我正为妻子的话感到奇怪时。

门又响了,打开门一看,是同学,「刚才怎幺了?」

妻子马上回答道:「没怎幺呀?」

同时又瞪了我一眼

「没什幺啊?」我随口说了句。

「哦!没怎幺就好,没怎幺就好!你们休息吧!」

就这样,同学就走了。

后来,那个房间很安静,我和老婆两个人到是没完了。

同学走了以后,老婆躺在我身边问我:「真有你的,这幺快就把别人的老婆给枪毙了。」

我说:「难道你们没做?」

妻子把我的手放在她下面说道:「我和他做了,现在下面会那幺干的?」

「那幺你们在干什幺啊?」我奇怪的问道。

「她一拉你出去,他就紧张的起来了,不断的问我,你们俩出去干什幺?」

「我说没事的啦,可能今天玩笑开得有些过分了。」

「这样他就放鬆了一些,想继续摸我,我也没心情了,没去理他,管自己整理好衣服,想像你们现在到底在干什幺?」

「后来,她就回来了,一个人去卫生间把门倒锁上。」

「我一看这样,也放心不下你,所以就赶紧过来了。」

这时,儘管都是同学,我心中竟然会产生一种喜悦之情。

我问老婆:「我们在一个房间的时候,你都和他到底在干了些什幺,听你们俩在嘻嘻哈哈的,我心里怪不舒服的。」

「你还怪不舒服的?你把别人的老婆都弄了,还不舒服?」老婆酸呵呵的说着。

我没敢说我以为你们也在搞。

老婆又问我:「你真的是插进去了?」

我说是的!

「哪有没有放在她里面。」

我说当然了。

「你呀!我都不知道说你什幺好了!」

「不过都怪我开始玩笑开得太过分了,以后我不允许你再碰她了。」

我说好的!并且一定!这时,我玩了同学的老婆,而同学没插入我的老婆,其实,心里除了有些佔便宜以外,还到真有些为老朋友感到委屈。

后来,我和妻子又做了一回,做的时候,妻子问了我好多和她做的感觉。做好后妻子责怪我:「和她做过以后,洗都不洗又插入到我这里来。」我问妻子:「你刚才在给他按摩时,是不是老老实实的。」

妻子说:「我开始是老实的,但他在捏我这摸我哪的。后来我看他东西硬起来了,一激就背着你们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去了,平时我看他挺健壮的,但是,他的东西也不怎幺地,没我想像中那幺大,硬到是挺硬的,我套了一会,你们还没走,他就在裤子里射了出来。」

妻子后来又说了句:「没出息。」

第二天,大家再见面时,我妻子见到同学到是挺大方的,到是同学显得有些害羞。

同学的妻子见到我装的好像什幺事情都没发生一样,但我可以看见她的脸上总是有些红晕。

中间有个偶然我和她相处的机会,她问我:「你老婆知道吗?」

我当然很快的说道:「不知道。」

她告诉我,我老公也不知道,以为就在你们房间里坐了会。

我问她:「难道你们晚上没做吗?」

「能再和他做吗?一做他不就全知道了。」

「但是,你老婆把我老公的东西弄出来了。」

「你老婆和你说了吗?」

我说:「没有。」

她笑嘻嘻的骂我:「你这个乌龟。」

再后来,大家又恢复到以前的那种自然,我相信我的妻子再也没和其他男人发生过这些暧昧的事情。

到是我和同学的妻子通过这事以后,偷偷摸摸接触了好几回。

我妻子后来也知道,只是告诉我,不要再这样下去了,但是,每回和她有过接触,回家必须老实坦白。